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日本知识产权环境研究报告

正文

浏览量:847
第三节 商标权判例 返回

一、民事诉讼判例

(一)“派瑞”商标案——商标的品质保证和出处标示功能

案件号 平成14(受)1100[1]

判决日 2003年2月27日

案件简介

英国法人FPS公司具有两件注册商标即本件注册商标的商标权(将两商标权合并称为“本件商标权”),本件注册商标是“弗莱德•派瑞”FPS公司在世界110个国家注册的与该商标实质相同的系列弗莱德•派瑞商标,具有商标权,该商标是世界名牌。被上诉人希托尤妮奥的全资子公司英国法人FPH,从1995年11月29日开始,继受FPS公司除日本外的全部“弗莱德•派瑞”商标的商标权。在日本,被上诉人希托尤妮奥具有独占许可权,1996年1月25日,从FPS公司受让本件商标权,5月27日完成注册成为商标权人。上诉人在1996年3月至7月,将附着有本件注册商标和另外2件标章即本件标章的中国制保罗衬衫进口,6月以后在日本国内销售,该商品是新加坡法人欧西亚公司在中国进行转包生产,通过另一个新加坡法人,上诉人向日本进口。欧西亚公司从FPS公司取得自1994年4月1日开始3年期间就使用和本件注册商标相同商标获得许可即本件合同,本件合同上的许可人地位在1995年11月29日转移至FPH公司。本案是上诉人对数被上诉人主张妨碍营业或者侵害信用,根据日本民法第709条请求损害赔偿等,被上诉人希托尤妮奥对上诉人主张符合侵害本件商标权,根据同条,请求损害赔偿请求等。上诉人主张本件商品的进口作为所谓真正商品的平行进口而缺乏违法性等。

判决要点 商标权人以外的人就和在日本的商标权的指定商品相同的商品,进口附着和该注册商标相同商标物品的行为,只要没取得许可,就侵害商标权。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商品进口,也(1)该商标是由在国外的商标权人或者从该商标权人取得许可的人合法附着,(2) 根据在该外国的商标权人和日本的商标权人是相同的人,或者存在法律上或者经济上可以视为相同人的关系,该商标是标示和日本注册商标相同出处的商标,(3)因为日本的商标权人处于直接或者间接可以进行该商品品质管理的立场,所以,该商品和日本的商标权人附着注册商标的商品,在该注册商标保证品质方面,在评价为没有实质差异的情形,适当的解释为作为所谓真正商品的平行进口,缺乏作为侵害商标权的实质违法性。

但是,商标法的“目的是通过保护商标,谋求维持进行商标使用的人业务上的信用,进而有助于产业发展,并保护需要人的利益”,满足上述各要件所谓真正商品平行进口,是因为没有妨碍是商标功能的出处表示功能和品质保证功能,不损害进行商标使用的人业务上的信用和需要人的利益,可以说没有实质违法性。

本件商品是在新加坡之外的3个国家,取得和本件注册商标相同商标使用许可的欧西亚公司,没有商标权人的同意,使在合同许可区域外的中国工厂进行转包,是脱离本件合同的本件许可条文规定的许可范围制造而附着本件商标,妨碍商标的出处标示功能。并且,本件许可条文中的制造国限制和转包限制,在商标权人对商品管理质量充分发挥品质保障功能方面是极端重要的。违反这些限制制造而附着本件标章的本件商品,商标权人无法进行品质管理,本件商品和被上诉人希托尤妮奥附着本件注册商标投入流通的商品,在本件注册商标保证的品质方面,有产生实质差异的可能性,有妨碍商标的品质保证功能之虞。 从而,如果承认这样的商品进口,一定会损害使用本件注册商标的FPS公司和被上诉人希托尤妮奥建立的对“弗莱德•派瑞”名牌业务上信用。并且,需要人对所谓的平行进口,信任的宗旨是可以购买到和商标权人附着注册商标投入流通的商品和在出处及质量方面相同的商品,如果承认进口违反上述各项限制的本件商品,则结果有变为违反需要人信任之虞。

如果根据前述,则本件商品的进口因不承认是所谓真正商品的平行进口,所以,不能说缺乏实质违法性。进口商在进口申报时,需要明确进口商品的制造地,所以,不是在国外的商标权人自己而是从相同人处获得了使用许可的人,在进口附着和在日本的注册商标相同商标商品的情形,至少应是在使用许可合同上,确认被许可人在制造国具有可以制造该商品附着该商标的权原,然后进口该商品。因上诉人没有证明在已尽上述义务后进口本件商品,不能说推翻过失推定。

核心提示 因为不妨碍商标出处表示功能和品质保证功能,不损害商标使用人业务上的信用和需要人的利益,真正商品平行进口没有实质违法性。进口商在进口申报时,需要明确进口商品的制造地,所以,不是在国外的商标权人自己而是从相同人处获得了使用许可的人,在进口附着和在日本的注册商标相同商标商品的情形,至少应是在使用许可合同上,确认被许可人在制造国具有可以制造该商品附着该商标的权原,然后进口该商品。

(二)“小和尚寿司”商标案1——商标权的特殊性

案件号 平成6(オ)1102[2]

判决日 1997年3月11日

案件简介 上诉人具有本件商标权,该商标指定商品为分类第45类“不属其他类的食品和调味品”。被上诉人是制造销售携带品寿司即本件商品的股份有限公司。使用“小僧寿し”(小和尚寿司),通过特许加盟建立了企业集团,使用“小僧寿し连锁店”。“小僧寿し”本部及连锁店在日本著名。在日本联营商品产业中,在店铺数量、销售额等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大规模企业集团,在普通需要人间将“小和尚寿司本部”和连锁店均简称“小和尚寿司”。1976年,被上诉人取得商标1第32类商标注册。

判决要点

根据特许合同建立的企业集团,在共同目的下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经济活动,所以,属于前述企业集团的标示应当说具有识别主体相同性的功能。从而,前述企业集团的名称解释符合商标法第26条第1款第1项所称的自己名称也是适当的。

商标权是就指定商品以可以独占使用该注册商标为内容,并不是就指定商品包括类似该注册商标的标章,甚至也包括排他性使用它们的权能,对商标权人而言对使用前述类似标章的人,只不过是承认作为侵害商标权要求禁止其使用。

商标是否类似应综合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的商标,通过外观、观念、称呼等给予交易人、需要人的印象、记忆、联想等,全面进行考察,并且,是应在能明确该商品交易实际情况范围内,根据具体交易情况进行判断。如上,商标的外观、观念或者称呼的类似,不过是就使用该商标的商品,推测误认混同出处之虞的大致基准,从而,前述三点中,即使有类似点,根据在其他点显著不同或者根据交易实际情况等,就丝毫不认为误认混同某种商品出处之虞的,应当说不能将其解释为类似商标。

即使在是由没有产生特定概念、称呼的图形或者符号构成的标章,其作为表示著名人物或者企业的标章长时间使用,以致在一般需要人内广泛知晓的情形,解释为从该标章公众认为的该人物或者企业,也有可能产生和该人物或者企业的名称、简称相同的称呼。但是,在此情形,前述标章,就与该人物或者企业制造销售有关的商品,即使作为商标使用,因为从标章产生的观念和称呼是该商品出处的著名人物或者企业,所以,应当说附着标章的商品,直接具有能够认识是该人物或者企业商品的高识别力,即使在称呼方面,其他存在与之相同或者类似的商标,也应当说在需要人方面是不产生误认混同商品出处之虞。

商标法第38条第2款,一般认为注册商标以具有一定财产价值为前提的规定,但是,专利权和实用新型权与创造性的发明和设计有关的,其自身具有财产价值,与此相对,商标权组合文字和图形的商标其本身不是有财产价值,是通过附着业务上信用一次性取得财产价值。

商标法第38条第2款规定的宗旨是,商标权人对因故意或者过失侵害了自己商标权的人,对使用该注册商标,可以将相当于通常应当获得金额数量的金钱,作为自己已受损害额请求该赔偿。如果根据前述规定,适当解释为商标权人就损害的发生不需要举证主张,如果举证主张侵害权利的事实和通常应获得的金钱额即足矣,侵害人以不可能发生损害作为抗辩举证主张,可以免除损害赔偿责任。但是,商标法第38条第2款规定的宗旨是,在同条第1款前提下,在因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请求中,关于损害,减轻被害人的主张举证责任,甚至在明显没有发生损害的情形,决定侵害人有损害赔偿义务,只能说超过侵权行为法的基本框架,作为同条第2款的解释不能采纳。

商标权其本质在于通过商标的出处识别功能保护商标权人业务上信用,同时,通过维持商品流通秩序谋求保护一般需要人,不是如专利权或者实用新型权等它本身具有财产价值。从而,第三人就其制造销售的商品,即使将类似注册商标的标章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该注册商标上的顾客吸引力也完全不承认,使用类似注册商标的标章,在第三人商品销售上明显完全没有贡献时,应当说没有产生作为应得利益的许可费相当额的损害。

核心提示

商标权本身没有财产价值,它是通过附着业务上信用一次性取得财产价值。第三人就其制造销售的商品,即使将类似注册商标的标章作为商标使用时,该注册商标上的顾客吸引力也完全不承认,使用类似注册商标的标章,在第三人商品销售上明显完全没有贡献时,不产生作为应得利益的许可费相当额的损害。

(三)“大森林”商标案——综合判断商标类似

案件号 平成3(オ)1805[3]

判决日 1992年9月22日

案件简介

上诉人具有汉字楷体横排版“大森林”商标的商标权,商标指定商品为第4类“肥皂、牙膏、化妆品、香料类”。被上诉人以制造销售化妆品等为业,被上诉人标章由“木林森”行书横排版或者竖排版文字构成,在广告宣传上附着被上诉人标章。上诉人以被上诉人的商标与之类似要求停止制造销售。

判决要点

商标是否类似,是应综合在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上使用的商标通过外观、观念、称呼等给予交易人的印象、记忆、联想等整体进行考察,并且,是应在能明确该商品交易实际情况范围内,根据具体交易情况进行判断,在慎密观察范围,在外观、观念、称呼上,即使在个别方面是不类似的商标,根据具体交易状况存在类似的情形,从而,就外观、观念、称呼,有无综合类似性,也是应想到根据具体交易状况也存在不同的情形。

对本件研究,本件商标和被上诉人标章使用的文字“森”和“林”二字一致,不一致的“大”字和“木”字是因运笔产生混淆,被上诉人标章只不过是不具有意义的创造新词,二者都从构成的文字看,如果是使人想起联想生发效果的树木,则必须说整体观察对比,二者至少在外观、观念明显存在混淆关系,根据交易情况,不能否定需要人看错二者的可能性,甚至存在认为两者处于类似关系的余地。

原审决定就由观念类似在进行说明时,决定推定附着本件商标和被上诉人标章的头皮用生发剂的需要人是强烈希望生发、增发的男性,这样的需要人对附着在该商品的标章抱有高度关心,高度注意选择商品等,但是,按照经验规则,显然未必能够断定仅是前述需要人,并且,因为上诉人就本件商标权是主张许可普通使用权,普通使用权人将本件商标附着在药用头皮用生发材料使其关联公司销售,所以,必须再考虑从本主张事实有出现可能性的商品交易情况后,判断本件商标和被上诉人标章是否类似。从而,以原审仅作出前述推定事实而进行,不得不说在决定二者不类似的理由方面不充分。

原审除前述外,就使用本件商标的指定商品假想可能交易状况,和已使用被上诉人标章的被上诉人商品即使考虑实际进行的交易状况,也只是决定不能认为二者在观念上类似,就被上诉人商品通过上门推销或者店堂销售,或者作为后者其展示样态是怎样的情况等交易状况,在没有具体认定的状态下,认定判断本件商标和被上诉人标章间是否类似,在原判决中,应当说给判决造成影响的事实存在明显法令解释适用的错误或者理由不充分的违法。

 

核心提示

商标是否类似应综合在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上使用的商标通过外观、观念、称呼等给予交易人的印象、记忆、联想等整体进行考察,在能明确该商品交易实际情况范围内,根据具体交易情况进行判断。

(四)“波拜”商标案1——整体判断商标类似和滥用权利

案件号 昭和60(オ)1576[4]

判决日 1990年7月20日

案件简介 一审原告、二审退出的被上诉人以制造批发纤维产品为业。1958年获准本件商标注册,商标是“POPEYE”文字在上,“ポパイ”在下,文字横排,有戴水兵帽穿水兵服脸略向左侧人物及其他要素构成的图案,商标指定使用范围是分类第36类“服装、手巾”等,1969年其从松本善治受让,1979年续展。被上诉人在1984年从二审退出被上诉人处受让本件商标权,进行转移登记。在本件商标二审审理中,受让了二审退出的被上诉人对上诉人全部损害赔偿债权。被告商品的乙标章一部分与之相同,但没有“ポパイ”。图案源自美国漫画,在全世界知名。

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根据侵害本件商标权的损害赔偿请求,就有关丙商标部分,根据商标法第29条没有理由,关于乙商标部分,在继受债权108万5千日元内有理由,因无法证明将来的概率,其停止请求没有理由。

判决要点 乙标章是具备作为商标的功能而使用类似本件商标,且简单地用英文表示“波拜”漫画的主人公名称,所以,没有从“波拜”漫画独立的作品属性,不能称为作品的复制,被上诉人以此为理由,就乙标章根据本件商标权,以该侵害为理由要求损害赔偿,作为行使本件商标权,提出本诉请求。但是,如果从前述事实看,本件商标注册申请当时,可以说连载漫画主人公“波拜”就作为具有一贯性格的虚构人物形象广泛获得大众的欢迎在世界知名,“波拜”的人物形象在包含日本在内的全世界扎下了根。其次,漫画主人公“波拜”是想象人物,“POPEYE”或者“波拜”这个词,如果结合考虑也不意味着前述主人公以外任何物这一点, 就应当说“波拜”名称,作为在漫画中描绘的主人公,作为和想起的人物形象不可分整体,为世人所喜爱。

所以,既然乙标章仅由构成它的“POPEYE”文字,说直接联想“波拜”的人物形象,在现在不用说,即使在本件商标注册申请当时也是普通的理解,本件商标也必须说使产生“波拜”漫画主人公人物形象的观念、称呼以外,别无它物。如果根据上述,本件商标应当说完全是无偿利用前述人物形象的知名度,按照维持客观公正竞争秩序是商标法法律目的之一的事实,则被上诉人对销售得到“波拜”漫画作者的许可附着乙标章商品的人,主张侵害本件商标权,作为使客观公正竞争秩序产生混乱,只能说真正滥用权利。

与此不同,原判决中,在排斥上诉人滥用权利的主张方面,存在错误解释适用法令的违法,前述违法明显给判决产生影响。

核心提示

商标法的目的之一就是维持客观公正的竞争秩序,商标无偿利用漫画人物形象的知名度,使客观公正竞争秩序产生混乱,是滥用权利。

二、行政诉讼判例

(一)“堤人形”商标案——综合判断商标类似

案件号 平成19(行ヒ)223[5]

判决日 2008年9月8日

案件简介 上诉人是标准文字横排书写的文字商标“つつみのおひなっこや”即 “堤人形”的商标权人,该商标用于第28类商品。其中“つつみ”即“堤”,“ おひなっこや”即“人形”。仙台市的制陶技术源于日本江户时代,其经繁衰,上诉人的祖父从此业,其经其父继承该技术。

判决要点 与商标法第4条第1款第11项有关的商标是否类似,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商标,应当综合按照其外观、观念、名称等给予交易人、需要人的印象、记忆、联想等,根据有关该商品或者服务交易的实际情况整体进行考察。

就解释为组合多个构成部分的组合商标,抽出商标构成部分的一部分,仅将该部分和他人的商标比较,判断商标及其类似否,除认为该部分对交易人、需要人,作为商品或者服务的出处识别标示给予强烈支配性印象的情形,和认为从其外的部分不产生作为出处识别标示的名称、观念的情形等外,应当说不允许。经过论证后认为,不能说“つつみのおひなっこや”是与泥人密切相关联的一般的、普通的文字,不能说没有识别自己与他人商品的功能。

此外,就本件商标,因未能发现例如取出其构成中的“つつみ”文字部分观察正当化的实际情况,所以,在判断本件商标和引用各商标的类似否时,适当的是对比该构成部分全体,应当说不允许仅将本件商标结构中的“つつみ”文字部分和引用各商标比较,判断本件商标和引用各商标是否类似。

根据前述事实,本件商标和引用各商标,在构成本件商标的全部10个文字中只不过是能在3个文字中发现具有共同性,在其外观、称呼上是明显不同,所以,从任何商标出发,即使能产生与堤泥人有关系的观念,作为整体也不能说是类似的商标。

如果根据以上,在决定本件商标和引用各商标类似的原审判决中,存在关于商标是否类似法令错误解释适用的违法,该违法明显给原判决结论造成影响。

核心提示

商标是否类似,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商标,应当综合按照其外观、观念、名称等给予交易人、需要人的印象、记忆、联想等,根据有关该商品或者服务交易的实际情况整体进行考察。

不允许抽出组合商标的一部分和他人的商标比较,判断商标是否类似,但除认为该部分对交易人、需要人,作为商品或者服务的出处识别标示给予强烈支配性印象的情形,和认为从其外的部分不产生作为出处识别标示的名称、观念的情形等外。

(二)“精工”商标案——判断具体交易是否产生称呼、观念相同

案件号 平成3(行ツ)103

判决日 1993年9月10日

案件简介[6]

上诉人在1975年以本申请商标申请注册,商标指定使用范围为1991年分类的第23类商品。1980年以另一商标仍指定第23类的“钟表、眼镜及其零件和附属品”,引用1974年注册的商标(下称核定引用商标,其商标权成为核定引用商标权)被拒绝核定,对此提出复审请求。

本件核定引用商标权的保护期间在1984年4月27日终止,第三件商标引用指定第23类“钟表、眼镜及其零件和附属品”注册的商标即审决引用商标,该商标在1986年续展,核定引用商标和审决引用商标是同一申请人作为相互独立的商标提出商标注册申请,分别取得授权。因从本件申请商标构成中“EYE”文字部分产生“目”的称呼、观念,本件申请商标符合商标法第4条第1款第11项,不能申请商标注册,故对上诉人通知拒绝理由后审决其不成立。原审驳回上诉人请求撤销审决的请求。

 

判决要点

因为审决引用商标也将眼镜作为指定商品,所以,前述商标使用在眼镜时,审决引用商标构成中的“EYE”部分,即使不是直接标示眼镜的质量、用途等,也是意味与眼镜密切相关的“目”的一般普通文字,应当说不具有向交易人、需要人给予特定的、限定的印象力量。另一方面,审决引用商标构成部分中的“SEIKO”部分,是表示在日本著名钟表等制造销售业股份有限公司服部精工处理商品或者商号的简称,原审确定合法。

于是,由文字“SEIKO”和文字“EYE”组合构成的审决引用商标在使用在是指定商品眼镜上的情形,因为“SEIKO”部分对交易人、需要人作为商品出处的识别标示强烈给予支配性印象,所以,在与其对比,既然仅从和眼镜密切相关联并且是一般普通文字“EYE”部分,只要不承认在具体的交易实际情况中,它作为出处识别标示而使用等特殊情况,就不产生作为出处识别标示的称呼、观念,应当说“SEIKOEYE” 作为整体或者 “SEIKO”仅作为一部分产生称呼、观念。

核心提示

根据具体交易情况判断商标是否有称呼、观念相同近似。

(三)加姆霍德商标案——保护自然人姓名权

案件号 平成15(行ヒ)265

判决日 2004年6月8日

案件简介[7]

上诉人在1998年申请横排版“LEONARD KAMHOUT”的商标注册, 指定商品为第14类、第18类和第25类中指定的商品。本件申请商标是美国雕金师、银制饰品设计人纳德.加姆霍德的姓名构成的商标。商标申请中,加姆霍德曾事后同意但又撤回同意书。特许厅以该商标申请符合商标法第4条第1款第8项为理由作出应拒绝的核定,上诉人请求复审,复审决定其不成立。本案是上诉人主张在前述审决中存在错误解释适用商标法第4条第3项,要求撤销的诉讼。

判决要点

商标法第4条第8项的规定是,包含其括号以外的部分即第8款正文列举的他人肖像或者他人的姓名、名称及其他著名简称的商标,除得到在括号内的该他人许可外,不能申请商标注册。其宗旨解释为在于保护有关肖像、姓名等他人的人格利益。从而,就符合第8款正文的商标,拟申请商标注册的人,要不妨碍他人的人格利益,在自己责任方面,是应先确保该他人的许可。并且,第3款的宗旨是即使是符合第8项的商标,在商标注册申请时就不符合第8项的,不适用第8项的规定。规定的宗旨解释为,判断是否符合不能申请商标法第4条第1款各项所定商标注册的商标基准时,原则上以商标注册核定或者拒绝核定之时(在对拒绝核定请求复审的情形,对其复审时。即“核定时”)作为前提,在申请时,不符合包含他人肖像或者姓名、名称及其著名简称的商标,就不符合第8款正文的商标,其后,在到核定时之间,因出现和已申请的商标相同名称的他人,或者他人的姓名简称变为著名等,发生申请人不能干预的客观情况变化,在该商标变成了符合第8款正文的情形,决定该申请人不能申请商标注册是不适当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形决定承认商标注册。

如果鉴于第8项和第3款上述宗旨,所谓在第3款所称申请时不符合第8项的商标,应解释为是指在申请时不符合第8款正文的商标,就在申请时符合第8项正文,但根据有第8项括号的许可决定不符合第8项的商标,应当说没有第3款规定的适用。从而,在申请时,就符合第8项正文的商标,为申请商标注册,在核定时要求有第8项括号内许可,在申请时即使已有上述许可,在核定时缺乏它时,适当的解释为不能申请商标注册。

核心提示

取得商标权不能侵犯他人人格利益。申请的商标注册能否取得注册,以注册审核时是否符合注册条件决定。

(四)“国际自由学园”商标案1——保护法人名称权

案件号 平成16(行ヒ)343

判决日 2005年7月22日

案件简介[8]

被上诉人是横排书写“国际自由学园”文字商标的商标权人,该商标指定使用为日本商标分类第41类,具体为技艺、体育、教育等,是商务专修学校法人,其主要经营场所在神户市,在兵库、东京、北海道等进行包括计算机、经营、贸易等相关教学。上诉人自1921年开始设立中等教育机构,使用“学校法人自由学园”简称“自由学园”,用于教育及相关服务。举证了创始人的思想,其主要以教育有关人士等知识分子为对象,不是面向升学子女及其父母(后称学生),在教育有关的知识分子中很有名,但是,在学生中,仅东京及其附近具有一定知名度。上诉人以本件商标包含其名称的著名简称,符合第8项,就宣告本件商标注册无效请求复审。2004年3月15日,特许厅作出以复审请求不成立的审决。原审法院驳回要求撤销前述审决的上诉人请求。

判决要点

本件商标“国际自由学园”是包含有上诉人简称“自由学园”的商标,上诉人显然未给予被上诉人许可,所以,上诉人简称如果可以称为上诉人名称的“著名简称”,则本件商标作为符合第8项规定的商标,变为不能申请商标注册。

商标法第4条第1款在各项列举的不能申请商标注册的商标,但是,在需要人间广泛知晓商标的关系中,和要谋求防止商品或者服务出处混淆的同款第10项、第15项等的规定不同,如果从第8项的规定看,第8项包含他人肖像、姓名、名称、著名简称等的商标,规定的宗旨是除得到他人许可外不能申请商标注册,解释为对人(包含法人等团体)的肖像、姓名、名称等在于保护人格利益。即保护人没有得到其自己许可,不将其姓名、名称等使用在商标上的利益。即使就简称,也在一般和姓名、名称同样作为指示本人而接受的情形,公认值得和本人的姓名、名称相同保护。

于是,即使在判断人名称等的简称是否符合第8项所称“著名简称”,也常常仅将作为问题的商标指定商品或者指定服务的需要人作为基准是不适当的,可以说应当以该简称作为指示本人是否广泛承认作为基准进行判断。

在本件中,如果根据前述事实关系,上诉人将上诉人简称长时间使用在教育及与此相关的服务,其间,数次刊登在书籍、报纸等上,上诉人简称在以教育相关人士为主的知识分子中广泛知晓。如果据此,上诉人简称可以说有解释为作为指示上诉人被广泛接受的余地。如果决定是那样,则以上诉人简称在本件商标指定服务的需要人学生等间未广泛知晓作为主要理由,原审判断中决定本件商标注册不违反第8项规定,不得不说存在错误解释适用第8项规定的违法。

如果根据上述,原审的前述判断中给判断造成影响的事存在明显违反法令,撤销原判决,退回知识产权高等法院。

核心提示

日本商标法第4条第1款第8项的“著名简称”,应当以该简称作为指示本人是否广泛承认作为基准进行判断。申请商标注册不得侵害其他自然人和法人的人格权利益。

(五)“ETNIES”商标案——商标权共有人可否单独提起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

案件号 平成13(行ヒ)142

判决日 2002年2月22日

案件简介[9]

案外公司将其“ETNIES”横排版在第25类西装等上注册的一部分商标权转让给上诉人。从1999年1月21日开始,该商标权成为二者共有。被上诉人在1999年8月20日请求宣告商标注册无效,2000年10月被宣告无效。上诉人单独请求撤销审决,原审法院驳回本件诉讼。

判决要点 根据商标注册申请产生的权利在与共有有关的情形,就相同权利请求复审时,规定必须共有人全体共同进行,这是就取得成为共有人拥有的一个商标权要求共有人全体意思一致。对此,一旦进行商标权设定注册后,商标权的共有人就持有份额的转让和独占许可权的设定等处分,需要其他共有人的同意,但是,未得到其他共有人的同意可以使用注册商标。就已注册的商标权,一旦在作出商标注册无效审决的情形,规定对此不提起撤销诉讼经过起诉期间时,商标权变为自始不存在,排他使用注册商标的权利溯及消灭。从而,提起前述撤销诉讼,解释为因为符合防止商标权消灭的保存行为,所以,商标权共有人之一人即使单独起诉也可以。商标权共有人之一人即使可以单独提起前述撤销诉讼,也不妨碍没有提起诉讼的共有人的权利。

规定无效复审即使在商标权消灭后也可以请求,如果从商标权设定注册开始在经过长时间后,陷入其他共有人下落不明等事态的情形、并且和对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权的共有人各自利益和关心状况不同看,则就提起诉讼也考虑不能得到其他公共有人协作的情形等,在象这样的情形,解释为对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注册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是固有必要共同诉讼,如果决定共有人之一人单独提起的诉讼是不合法,则在和起诉期间届满的前提下无效审决确定,商标权变为自始即不存在,一定成为不正当的结果。

即使解释为商标权共有人之一人单独可以提起无效审决撤销诉讼,在该诉讼中,在请求认可的判决已经确定的情形,其撤销的效力也及于其他共有人,再次成为在特许厅和共有人全体的关系内进行复审程序。另一方面,在该诉讼中,在驳回请求的判决已确定的情形,根据其他共有人起诉期间届满,无效审决确定,变为权利视为自始即不存在。任何情形也不产生违反一个确定要求的事态。进一步,在各共有人共同或者分别提起撤销诉讼的情形,这些诉讼因为是应解释为符合类似必要共同诉讼,所以,变成合并进行审理判断,满足一个确定要求。

适当的解释为,商标权共有人之一人在已作出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注册无效审决时,可以单独提起无效审决撤销诉讼。

核心提示

因为是保存商标权,所以,商标权共有人之一人在已作出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注册无效审决时,可以单独提起无效审决撤销诉讼。

(六)“水 うどん”商标案——商标权共有人可否单独提起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

案件号 平成13(行ヒ)12

判决日 2002年2月28日

案件简介[10]

上诉人等和A、B具有“水沢うどん”(沼泽面)横排版商标的商标权,指定商品为第32类切面、方便面。数被上诉人请求复审宣告无效。2000年,日本特许厅宣告其无效,此后,A、B书面宣布放弃商标权,在起诉期间没有提起对审决的诉讼,上诉人等提起诉讼。数上诉人和A、B以A、B放弃持有份为原因,申请将A、B持有份额转移向各数上诉人的转移注册。本件诉讼是仅数上诉人请求撤销审决,原审法院驳回本件诉讼。

判决要点

规定由商标注册申请产生的权利在与共有有关时,就相同权利请求复审时,必须共有人全体共同进行。这不外是因为取得成为共有人拥有1个商标权时,要求共有人全体意思一致。对此,一旦进行了商标权的设定注册后,商标权共有人就转让持有份额和设定独占使用权等的处分,虽然要求其他共有人的同意,但是,不得到其他共有人的同意可以使用注册商标。

假定就已注册的商标权做出了商标注册无效审决时,对此不提起撤销诉讼而经过了起诉期间时,商标权变为自始即不存在,排他使用注册商标的权利溯及性消灭。从而,提起上述撤销诉讼,解释为因为符合防止商标权消灭的保存行动,所以,商标权共有人即使各自单独也可以进行。即使像这样解释也不损害没有提起诉讼的共有人的权利。

就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权,设想对此因共有人各自的利益和关心的状况可能不同,所以就提起诉讼不能得到其他共有人合作的情形、虽然在无效审决后放弃持有份额但在起诉期间内注册未完成的情形,更进一步,即使在商标权消灭后也有进行无效审决,从商标权设定注册开始经过长时间,其他共有人出现下落不明的情形等。在这样的情形,对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注册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解释为固有必要共同诉讼,如果决定仅一部分共有人提起诉讼是不合法,则和起诉期间届满的前提下无效审决确定,商标权变为自始即不存在,一定产生不适当的结果。

即使解释为商标权的共有人可各自单独提起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在该诉讼中,在请求承认的判决确定的情形,其撤销的效力也及于其他共有人,再次变成在特许厅和共有人全体的关系中开展复审程序。另一方面,在该诉讼中在驳回请求的判决确定的情形,因其他共有人的起诉期间届满,无效审决确定,变为权利视为自始即不存在。任何一种情形都不发生违反一个确定要求的事态。进一步在各共有人共同或者分别提起撤销诉讼的情形,这些诉讼因为是应解释为符合类似必要共同诉讼,所以,变成合并进行审理判断,满足一个确定要求。

如果根据以上说明,适当的解释为,商标权共有人在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注册已作出无效审决时,可以各自、单独提起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

核心提示

因为是保存商标权,所以,商标权共有人在与共有有关的商标注册已作出无效审决时,可以单独提起无效审决的撤销诉讼。

(七)“L’ARI DU TEMPS”商标案1——搭他人商标便车

案件号 平成10(行ヒ)85

判决日 2000年7月11日

案件简介[11]

被上诉人在1986年申请横排版片假名「レールデュタン」商标在第21类上注册,1988年得到获准,即本件注册商标。上诉人是“L’ARI DU TEMPS”的商标权人,即引用商标, 该商标

指定商品是香料及其他类似商品。 上诉人使用“L’ARI DU TEMPS”、“レール.デュ.タン”即各使用商标和引用商标。在本件注册商标申请注册时,该各使用商标和引用商标作为标示的上诉人香水之一已驰名。上诉人在1992年7月3日,以违反商标法第4条第1款第15项为由,对本件注册商标指定商品中“化妆品、装饰品、头饰品、提包类、包装袋”宣告本件商标注册无效,提出复审请求。特许厅审决其请求不成立,上诉人请求撤销审决,原审驳回上诉人请求。

判决要点 商标法第4条第1款第15项所指“有和与他人业务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产生混同之虞的商标”中,在将该商标使用于其指定商品或者指定服务即指定商品时,适当的解释为,不仅有误信该商品是与其他人的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商品(以下称商品)之虞的商标,也包含有误信该商品和前述他人之间,存在所谓母子公司和系列公司等紧密的营业上的关系,或者根据相同标示处于属于经营商业集团关系,与经营者业务有关的商品之虞即产生广义混同之虞的商标。但是,同项规定的目的是,防止搭知名标示或者驰名标示便车及淡化该标示,通过保护商标与其他商标识别功能,谋求维持使用商标的人业务上的信用,保护需要人的利益。如果从此宗旨看,为保护企业经营的多元化、由相同标示通过商业经营联合形成企业集团、成立有名品牌、按照企业和市场的变化、使用知名或者驰名商品等标示的人的正当利益,是应将有产生广义混同之虞的商标也规定为不能申请商标注册。

有无“产生混淆之虞”,应以按照该商标和他人标示的类似程度、他人标示的知名度及独创性程度、该商标的指定商品在和与他人业务有关商品间中性质、用途或者目的中关联性程度、商品交易人和需要人的相同性及其他交易实际情况等,在该商标指定商品的交易人和需要人方面,以普通付出的注意力作为基准综合判断。

本件注册商标和本件各使用商标中“レール.デュタン”称呼相同、外观类似、法语读音相同。在“化妆品、装饰品、头饰品、提包类、包装袋”和香水主要作为女士装饰用途具有极端密切相关性,两种商品的需要人相当部分相同。

如果按照上述情况,将本件注册商标使用在“化妆品、装饰品、头饰品、提包类、包装袋”时,在交易人和需要人方面,是可以说前述商品有与上诉人处于前述密切关系的经营者业务有关的商品产生广义混同之虞。

还有,本件各使用商标和引用商标作为宠物标志使用,如果使按照本件各使用商标等的知名度及本件各使用商标和与本件注册商标有关的各商品间的密切关联性,就不足以左右前述判断。

核心提示 为防止搭便车和淡化他人商标,保护企业多元经营,对有产生广义混淆之虞的商标也不能申请商标注册。判断“产生混淆之虞”应根据商标类似性等多因素作出判断。

(八)“PALM SPRINGS POLO CLUB”商标案——搭他人商标便车

案件号 平成12(行ヒ)172

判决日 2001年7月6日

案件简介[12]

被上诉人在1992年将“PALM SPRINGS POLO CLUB”(棕榈泉马球俱乐部)和音译日文片假名“パームスプリングスポロクラブ”分上下行横排的商标申请在第25类商品上注册,该类个别商品例外。

本件引用商标是“POLO”或者“ポロ”。申请未获得授权,被上诉人请求复审,特许厅决定复审请求不成立。原审法院撤销审决,其认为,在将本件申请商标使用在其指定商品上的情形,不认为接触它的交易人、需要人联想、回忆起引用商标,所以,应撤销本件审决。

判决要点

在日本商标法中所称“有和与他人业务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产生混同之虞的商标”中,在将该商标使用在指定商品或者指定服务时,不仅是有误信为该商品或者服务是和与他人业务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之虞的商标,也包括有误信为在该商品或者服务和上述他人之间存在母子公司和系列公司等紧密经营上的关系,或者根据相同标示处于属于经营商业集团关系,是与经营主业务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之虞的商标。有无上述“产生混同之虞”,应当按照该商标和他人标示的类似程度、他人标示的知名度与独创性程度、该商标的指定商品或者指定服务和与他人业务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间在性质、用途或者目的中的关联性程度、商品或者服务的交易人和需要人的相同性及其他交易实际情况等,在该商标的指定商品或者指定服务的交易人和需要人方面,以普通付出的注意力为基准综合判断。

本件申请商标是将和引用商标相同部分包含在其构成一部分的组合商标,在外观、称呼和观念上,该相同部分能从其余部分分离识别,加之,引用商标的知名度程度高,并且,本件申请商标的指定商品和引用商标使中国对日出口企业应对指南用的商品重复,二者的交易人和需要人也相同。

如果综合地判断这些情况,则本件申请商标对已接触它的交易人和需要人,使联想起引用商标,就商品出处使产生误认,在承认了该商标注册的情形,认为一定产生免费搭乘引用商标具有的顾客吸引力和导致其淡化的结果。于是,适当的是本件申请商标判断为符合本项中所称“有产生混同之虞的商标”,引用商标独创性程度比由创造新词的商标低的事实,应

当说不左右这个判断。

核心提示

在判断“产生混同之虞”时,应根据商品或者服务的性质等多种因素综合判断,在经营者的注意力程度方面,以该商标的指定商品或者指定服务的交易人和需要人普通付出的注意力为基准综合判断。

(九)商标复审案——撤销不使用商标注册请求人资格

案件号 平成4(行ツ)125

判决日 1992年11月20日

案件简介[13]

判决要点

根据商标法第50条(1991年修法前)的商标注册撤销复审,解释为仅在具有要求撤销不使用商标注册的法律上利益的情形可以请求,在请求人提出商标注册申请的商标和该注册商标近似,指定商品也相同或者类似,前述申请被拒绝或者有被拒绝之虞的情形,或者请求人使用的商标和该注册商标近似,指定商品也相同或者类似,由商标权人申请停止使用的请求或者有申请之虞的情形,适当的解释为请求人就该注册商标有提出不使用撤销审决请求的法律上的利益(顺便言及,决定请求人提出商标注册申请的商标和该注册商标类似前述申请被拒绝,该人没有争论前述核定而确定和就该注册商标请求不使用撤销复审,不是不能说制度上也进行某种矛盾的行为,以使已确定前述核定的事实,就该人的该注册商标,直接导致有无请求不使用撤销复审的法律上利益消长。

核心提示

在撤销不使用商标注册时,请求人就该注册商标有提出不使用撤销审决请求的法律上的利益。

(十)撤销不使用商标案——举证责任承担及其目的

判决日 1991年4月23日

案件简介[14]

判决要点

商标注册不使用撤销复审中,审理的对象是该复审请求注册前三年以内是否存在使用注册商标的事实,但在审决撤销诉讼中,适当的解释为举证前述事实到事实审的口头辩论终结时前允许举证。商标法第50条第2款正文规定的宗旨是,在发生了请求商标注册不使用撤销复审的情形,被请求人商标权人如不证明使用注册商标的事实,则商标注册不免撤销,但是,这因为解释为以使用注册商标的事实作为为避免撤销商标注册的要件,就收集其是否存在的判断资料,商标权人也分担一部分责任,进而减轻在前述复审中由复审员职权调查证据的负担,不是商标权人在审决时以证明前述使用的事实,作为避免前述撤销的要件,所以,即使以前述条款的规定进行,也不是左右前述判断。

核心提示

在发生了请求商标注册不使用撤销复审的情形,就3年内商标使用的事实,起诉人承担3年内未使用商标的举证责任以撤销商标注册,商标权人承担使用商标的举证责任以避免撤销商标注册,复审员承担以职权调查商标使用情况的责任。

(十一)“华伦天奴”商标案——5年申请异议除斥期间

案件号 平成15(行ヒ)353

判决日 2005年7月11日

案件简介[15]

上诉人是横排版「RUDOLPH VALENTINO」“鲁道夫.华伦天奴”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该商标指定商品为第17类服装、卧具等商品,个别商品除外。被上诉人请求宣告注册无效,2002年6月14日,特许厅宣告该商标注册无效的审决。关于除斥期间,判断本案复审请求没有成为浪费除斥期间的不合法。本案是上诉人主张本案审决中,存在商标法第47条规定的错误解释适用,要求撤销审决。原审法院判断本件复审请求不是浪费除斥期间的不合法。

判决要点

商标法第47条规定的宗旨是,以违反第15项为理由的商标注册无效复审,自商标权设定注册之日开始在5年除斥期间内必须请求。

其宗旨解释为违反第15项规定的商标注册是应宣告无效,但是,在不请求商标注册无效复审而除斥期间已经过时,为保护根据已进行商标注册产生的既存持续状态,处于已决定不能争论商标注册的有效性。

如果从这样规定的宗旨看,这样的商标因为本来是不能申请商标注册,所以,并不是提前确定其有效性应保护商标权人的强烈要求,在除斥期间内请求商标注册无效复审,在复审请求书如果有该商标注册违反第15项规定宗旨的记载,就可以认为既存持续状态被推翻。于是,以违反第15项为理由的商标注册无效复审请求,为遵守除斥期间,适当的解释为在除斥期间内提交的复审请求书中,作为请求理由,以记载该商标注册违反第15项规定宗旨的主张即可,不要求记载关于应当符合第15项规定的具体事实关系的主张。

核心提示

不能申请商标注册的商标已经注册时,权利人有5年除斥期间请求商标注册无效复审,复审请求书中的请求理由,以记载该商标注册违反商标法规定宗旨的主张即可,不要求记载符合商标法规定的具体事实。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