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海外知识产权纠纷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研究

正文

浏览量:846
第四节 美国知识产权纠纷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的特点 返回

 

在ADR实践方面,美国被称为“积极型”国家的代表。以高诉讼率著称的美国,目前90%以上的民事纠纷都是通过非诉讼方式解决,并且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ADR体系,这对化解社会矛盾、定纷止争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美国是世界公认的现代ADR最发达的国家,也是最早运用ADR处理知识产权纠纷的国家,它的知识产权ADR制度较好地解决了两大焦点问题:一是必须在立法和实践中明确知识产权纠纷的可仲裁性,即明确哪些知识产权纠纷可仲裁,那些不可仲裁;二是必须使各种纠纷解决方式相互协调,良性互动,充分发挥各自优势,从而达到高效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目的。

1925年美国《联邦仲裁法案》通过以前,美国法院认为ADR纯粹是基于当事人自愿的纠纷解决方式,与国家的司法没有任何关系,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涉及到公共利益,用ADR处理有违公共政策。因此,美国法院在处理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中,一直对ADR持排斥态度,要么拒绝承认与执行仲裁裁决,要么把合同中的仲裁条款视为可任意撤销的。[1]但在经历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诉讼爆炸”、积案如山的巨大压力之后,法院清醒地认识到必须寻找其他纠纷解决方式来分担诉讼的压力,因此一改对仲裁、调解等ADR方式的敌视态度,主动将它们与法院诉讼相结合,增强了法院对案件的宏观调控能力,还创设了“法院附设仲裁”、“调解一诉讼”、“早期的中立评估”、“小型审判”、“和解会议”和“聘请法官”等新颖多样又各具特色的纠纷解决程序。

从发展历程上看,上世纪90年代至今是美国ADR发展最为迅速、改革步伐最大的时期。1990年美国通过《民事司法改革法》,使ADR在联邦地区法院获得认可。[2]1998年10月克林顿总统签署了《替代性纠纷解决法》,并授权联邦地区法院制定具体实施细则,进一步推动了其利用,该法要求每个联邦地区法院在所有民事案件中使用ADR,建立各自的ADR计划并制定相应的保障程序,标志着ADR在美国全盛时期的到来。在美国许多地区,法律明确规定当事人在寻求司法救助之前,必须尝试ADR中的一种或多种解决方式,并把它作为提起诉讼的一个必要条件,如明尼苏达州法院规约的规定。这些ADR程序并非相互孤立,通常都是根据个案在法院的指导下穿插灵活运用,其中“法院附设仲裁”和“调解一诉讼”是被美国各地区法院普遍采用的两种形式。“法院附设仲裁”发展最为成熟,在宾夕法尼亚州,每年通过这种方式处理的案件多达35000件,它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仲裁,大多是法院强制进行的;所作裁决也不是终局性的,如密歇根州联邦地区法院规定,当事人中任何一方可以在裁决作出后的30天内向联邦地区法院起诉。“调解一诉讼”有点类似我国司法实践中的法院调解,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国的法院调解完全出自当事人自愿,在美国则大多是强制性的(这种强制仅限于参与的强制,而不是指当事人必须接受处理结果,也不意味着剥夺当事人的诉权),如离婚、劳动纠纷和小额债务纠纷等。

在具体的知识产权纠纷处理实践中,美国法庭内的非诉讼方式主要采用圣弗兰西斯科联邦地区法院创立的中立机构早期评估方式。在1993年1月美国知识产权法协会举办的研讨会上,也采纳了这种ENE方法。该方法的主要程序是:

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时,书记员首先确定评估人员。评估人员来自于法院组织的专业律师,对与ENE有关的手续不服的,可以向助理法官申诉,例如被选定的律师与案件有利害关系,可以向助理法官申请回避。

ENE手续的办理,应从诉讼提起开始的150天内进行,最迟也要在诉讼开始前10日进行。双方当事人必须向评估人和对方当事人提出评估书,评估书不能超25页,其内容应当包括:确定有权参加调解的人;简述诉讼内容;如果要早期进行和解,写明是否存在事实上、法律上的争议点;当事人提供进行和解的特定证据。除此以外,涉及专利诉讼时,还必须出示侵权产品与专利的关系的说明书,要求损害赔偿的说明书,如果以在先专利抗辩,也必须出示有关书面材料。

进行中立机构早期评估时,除了律师,当事人也须出席。法人必须由有决定权的人出席。如果得到助理法官的同意,可以不必亲自出席评估,但必须以电话形式参加。

当事人如果怠于提出上述申请或者参加评估,评估人应当向法官汇报。

在评估期间,评估人需要完成以下工作:向各当事人作出说明:对当事人双方能够合意的内容促使其达成一致;审查当事人的主张、证据的强弱,并向当事人说明;在此阶段,如果有和解的可能,促使其和解;如果可能,查清双方的责任和损害额;为了使有意义的和解早日达成,促使双方尽可能地交换情报,并帮助当事人订立计划,收集关键的证据;根据事件的发展,向当事人说明是否可能和解。

为促使该评估程序的完成,评估人可以要求双方当事人:在一方申请和解时,要求另一方做出回答;召开电话会议;就争议之点要求双方律师交换书面材料;要求双方当事人向评估人汇报以后进行证据开示等的状况。根据当事人的合意,评估人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同时,圣弗兰西斯科联邦地区法院规定,在提起诉讼130日内下达案件管理令 (Case Management Order),由此证据开示程序开始。中立机构评估也在诉讼提起150日以内开始,但并非一开始就使用证据。中立机构评估程序改变了知识产权的诉讼方式,该方式使传统上完全委托给律师的做法发生了变化。这种半强制的程序使得当事人也要介入,促使当事人能够将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从而消除情绪对立的障碍;使得当事人能够倾听对方的意见,通过客观分析情况来划定自己的底线;使得双方律师能参照评估人的意见着手准备,从而避免了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的浪费。

法庭外的非诉讼解决方式主要指民间的ADR,没有当事人的合意就不能开始。当事人之所以选择它,是为了缩短纠纷解决的时间、减少费用,以及希望能保守秘密继续保持业务关系或雇佣关系等。[3]美国的民间非诉讼团体有以“老字号”著名的国仲裁协会(AAA)。美国仲裁协会是1926年成立的非营利团体,设立发展至今已有35个分所,有仲裁(arbitration)、调停(mediation)、微型审理(mini一trial)即模拟诉讼形式的调解等30多种调解方式,每年处理6件以上的案件。近年来,美国以处理纠纷为业务的公司也成长起来,其中,最引注目的是JAMs和Endispute两家。JAMS (Judieial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services)是由退休的法官组成的专司仲裁或调停的民间企业。该企业创立于1979年,雇佣了约200名退休法官,以加州为中心,1992年的业务收入超过2000万美元,比1991年增加了25%。该公司1年大约处理1万余件纠纷,处理的事件包括:离婚、邻里纠纷、交通事故、产品责任等等,当事人既有个人也有法人。由于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刑事案件过多,大部分民事案件,特别是专利案件被推迟审理,很多法官只用0.01%~0.02%的工作时间审理专利案件,一件专利案件可能会持续数年。而通过非诉讼方式,即使是复杂的专利纠纷也可以在一年内得到解决。此外,美国知识产权诉讼的成本很高,一件专利诉讼平均要耗费50~100万美元,而同样的纠纷采用诉外纠纷处理方式,只需要花费上述数字的50%~75%。且这两方面的问题法院不可能以程序改革予以解决。[4]

综上,美国纠纷解决替代机制的发展经历了长期实践摸索到逐步完善的曲折过程,长久以来奉行的以法院为中心而否定自力救济的经典法治理念,随着社会的发展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表现出一条否定之否定的发展轨迹。曾经极力推行以司法诉讼为社会调整之最高和最佳的美国,在面对“诉讼爆炸”的现实危机之时,最终采取了以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替代和补充司法诉讼中心地位的应变措施,其影响波及澳大利亚、英国、德国、日本等主要西方国家。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