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海外知识产权纠纷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研究

正文

浏览量:691
第二节 德国的知识产权调解 返回

德国的调解可以分为强制性调解和非强制性调解两大类:

一、强制性调解

从2001年起,根据德国的《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实施法》,下列类型的案件必须经过诉讼前的强制调解,才能受理:(1)地方法院受理的财产案件,争议数额低于750欧元的;(2)邻居之间的纠纷;(3)尚未由媒体报道的个人名誉损害案件等。这样的强制调解程序大大提高了部分民事案件的非诉讼解决可能性,也随之缓解了法院的诉讼压力,使其成为一种重要的ADR方式而受到当事人的欢迎。但是,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并未进入上述需要进行强制调解的范围,所以,对于大多数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来说,特别是数额比较大的知识产权案件,仍然需要寻求非强制性的ADR程序。

二、非强制性调解

(一)诉讼中的非强制性调解

将调解的理念贯穿于审判程序的始终是德国民事诉讼法的一个基本原则。根据德国《民事诉讼法》第278条的规定,法官应在诉讼的各个阶段努力在当事人之间进行调解,所以,法院一般会试图利用其自身影响力引导当事人选择合意启动调解程序。[1]由此可见,诉讼中的调解程序需要以当事人各方的合意为程序启动的先决条件。根据最新的《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和《民事诉讼法》,主审法官可以指定一位“调解法官”(Gueterrichter)对案件进行调解,而该调解法官由法官、检察官或者法院工作人员等担任,但审理法官一般不能参与调解。调解法官并不具有判决的权力,只能主持调解程序。

(二)诉讼外的非强制性调解

诉讼外的非强制性调解也是德国知识产权纠纷解决的又一选择。近年来,德国各州纷纷成立民间性质的调解机构,力图通过诉讼外调解的方式让纠纷在进入法院程序之前被妥善解决。德国的调解委员会作为政府资助的民间调解机构,其调解方式灵活多样,调解范围广泛,调解活动甚至涉及刑事诉讼领域,自愿调解成功率也相对较高。此外,各种协会、同业公会、联合会的调解机构也都活跃于德国的各行业领域中,德国ADR制度的改革重心就是大力发展面向大企业和消费者的产品质量、医疗纠纷等行业的民间性纠纷解决机构,以便为为数众多的小额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提供替代性的解决办法。尽管这些民间性质的调解机构不是诉讼前当事人必须选择进行的程序,但它在纠纷解决方式上给当事人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余地,并在具体程序设计上给当事人带来极大的便利,因而受到当事人的欢迎。[2]

三、调解的内容和程序

在德国,调解一般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调解当事人与调解员之间取得联系,并由调解员为当事人解释调解的流程,调解的基本规则(例如调解员的全程参与及中立性,参加调解程序的自愿性,交流规则的制定,保密义务等)。一般情况下,调解当事人应当与调解员签订《调解合同》,对调解员的报酬等进行规定。如果调解当事人一致决定要继续推进调解程序,并已经签订《调解合同》,则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调解当事人决定本次调解的范围。调解当事人可以根据重要程序对要调解的事项进行排序。通过这个程序也可以梳理出在哪些方面,调解各方还具有争议,在哪些方面已经达成一致意见。

第三阶段:调解员对调解各方的不同观点进行了解并且将了解到的内容向各位调解参与方公开。

第四阶段:调解员将提出解决争议的方案。在此阶段,调解员要根据参与调解各方的目标以及关键点提出解决的方案和选项,供调解各方提意见。

第五阶段:调解员起草调解协议。根据前几个阶段的调查和讨论,调解员最终确定调解协议的草案,供参与调解各方审查,如果可行,即签订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法律文件。

四、德国知识产权调解制度的最新发展

2012年7月26日,德国颁布了《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该法是欧盟调解方针(2008/52/EG)在德国的转化,包含了新的调解法和对于民事诉讼法的相应改动。它对于增强非诉讼争议解决方式的应用具有较大的推动,也对调解程序的最低要求做了规定。

在过去十几年,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在德国得到越来越多的偏爱,除了仲裁外,还包括调解、和解等。调解区别于诉讼程序或者仲裁程序的主要特点在于,其出发点在于争议双方的合意。调解的目标是,参与者在调解员的调解下可以寻找到一条经合意磋商后达到的一致意见。调解员并不会做出任何命令性的决定。他只是在争议各方之间进行调和并且顾及到整个程序结构的安排。此前在德国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调解程序的法律框架,调解程序参与各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设置程序。有的人会选择德国仲裁院的仲裁规则,或者国际工商会国际仲裁院的仲裁规则,也有人选择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仲裁和调解中心的程序规则。

但是《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将改变这一现状,该法对在德国境内进行的调解程序的法定框架加以规定,并且遵循所谓的“3V”原则(机密性Vertraulichkeit,中止时效Verjaehrungshemmung,可执行度Vollstreckbarkeit)。法庭内进行的调解被明确地排除在此之外。德国的《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规定争议各方应当平等地参与调解程序,当各方一致同意时,可以由调解员与每一方单独进行谈话。这个摆渡外交原则的应用也是调解程序的主要精髓之一,可以为打消双方合意的障碍做出较大的贡献。另外,《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还明确规定,争议各方应当履行保密义务,除非是出于社会公共利益的需要或者其他法律的规定要求。

(一)启动调解程序的意义

并不是所有的争议都适合用调解来进行解决。例如在争议各方之间已经完全没有可能达成最低限度的妥协或者合作时,调解就不具有更多的意义,调解更适合于争议各方有较大的意愿在争议解决后还要继续合作或者必须继续合作的情况。而知识产权纠纷的当事人常常符合这样的特点。

在考虑适用调解程序的意义时还需要对成本效益进行分析:

-   在理想的情况下,调解的结果可以让争议各方都达到自己比较满意的结果,这样没有人会觉得输了案子;

-   从解决结果来看,法庭审理的决定往往需要对过去的事实进行总结和评判,最终得出一个惩罚性或者补偿性的决定;而调解的结果往往是从未来出发,寻找到一条让各方在以后可以更好地进行合作或者各自发展的道路。例如在知识产权纠纷中,双方可能对于专利许可的使用范围产生了争议,作为补偿,双方可能会达成在其它领域的合作,作为争议解决的结果;

-   根据最新的《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争议各方可以对仲裁员的选择和权限进行设置,这也体现了调整程序的灵活性;

-   调解程序的内容是保密的,所以调解员可以在与各方的秘密谈话中更好地寻找到利益点并加以解决,这也可以为双方达成合意奠定良好的基础;

-   一般情况下,适用调解程序的费用会比诉讼或者仲裁程序更低,时间也更短;

-   在跨境商业交往中非诉讼解决程序往往具有更高的接受度,因为外国参与方可以对调解程序的模式进行选择,也不至于承受陌生的司法管辖权所带来的后果。

(二)在知识产权纠纷领域的应用

知识产权纠纷领域适用调解程序等非诉讼争议解决方式比较常见的情形包括:

-   专利许可协议的争议;

-   侵犯知识产权的主张;

-   不竞争条款的争议;

-   共同发明人、共同著作权人或者商标共同所有人之间的争议。

与之相对应的,请求专利权无效、撤销商标权、强制许可等争议则往往不太适用ADR,因为此时争议各方很难有比较强的意愿达成合意并继续合作。

(三)中止时效的约定

德国的《促进调解及其它非诉讼争议解决程序法》并没有明确地对调解程序的中止时效问题进行详细的规定,而是坚持以民法中的相关规定来代替:即一旦调解程序开始,则时效中止,其中一方明确地拒绝继续调解,则时效继续起算。但是在实际的调解程序中,很难对一方明确地拒绝调解的情形进行准确的判断,特别是有可能参与方只是将拒绝调解作为谈判策略的一部分。

(四)调解协议的执行力

为了使调解协议更大程度地得到执行,调解各方可以达成律师调解书,以保证其一定程度的执行力。另外,如果调解是在仲裁程序的过程中完成的,则可以达成协商一致的仲裁裁决,该仲裁裁决可以在加入了《纽约公约》的146个国家得到执行。

五、在德国各地工商会(IHK)进行的知识产权调解

德国工商会(Industrie- und Handelskammer,IHK)是德国最大的工商业联合组织,由政府引导建立,但自主负责。在全德范围内共有80多家工商会,基本上大一点的经济区域都有工商会,他们代表该区域内成员企业的利益,也承担部分政府职责,并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以及专业的中介服务。在德国注册的所有企业、自由职业者、农场主都是依法必须加入工商会的成员企业,他们每年要向工商会缴纳一定的费用,以享受工商会提供的服务。法律如此规定的目的主要在于,工商会将平等地代表所有行业企业的利益,而缴纳的会费也使得工商会可以在经济上独立于政府并防止来自于公有部门的影响。

在很多地区性的工商会都设置有调解中心(Mediationszentrum)。以下以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为例介绍德国各地工商会调解机构提供的服务和帮助。

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提供经济冲突的诉讼外解决方案并且覆盖多种调解服务,例如提供关于其他争议解决途径的咨询、提供调解程序的示范条款、任命有能力的中立的经济调解员、对调解程序进行管理、在调解成功的情况下给予可执行的权利。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能够提供选择的调解员超过100位,大部分都能在其网站上找到调解员的简历和介绍。调解员不止由律师、退休法官等,还包括各行各业的专家。适用调解程序的费用与争议标的额有关,既包括支付给调解中心的行政管理费用,还包括支付给调解员的佣金。

(一)在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进行调解的具体程序

a. 达成一致。首先争议各方应当对适用调解程序解决争议达成一致。他们可以在双方合作初始就在合作协议里加入调解条款,或者在其它时候再补充签订调解协议对此进行约定。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可以提供相关模版;

b. 提出申请。争议一方可以向调解中心提出调解申请,并附上争议各方的详细资料、对争议事实的基本描述以及对于调解员的要求等。

c. 调解程序的启动。如果争议各方都对于调解申请的有效性没有异议并交纳了相关预缴费用,则调解程序正式启动。

(二)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的费用示例

一起标的额为10万欧元的争议,如果通过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进行调解,并且调解员总共花费了10个小时(包括准备和事后工作),根据该调解中心的收费标准应收费如下(不含税);

a. 调解程序管理费200欧;

b. 调解员酬金1750欧(175欧/小时);

c. 文件制作费20欧;

d. 房间租金100欧。

总计:2070欧。

上述费用一般由争议各方平均承担,则双方各承担1035欧,只占到标的总额的1.035%。

(三)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的知识产权调解案例

德国两家纺织机械生产商对于双方签订并已解除的《专利、商业秘密授权合同》是否继续有效发生了争议,双方以及双方的律师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已经通过多次函件往来对此事进行协商。现在双方正在考虑启动仲裁程序,因为当初签署的这份合同约定了仲裁条款。尽管仲裁程序相对于诉讼已经是一种更快捷高效的解决方式,但仍然需要较高的成本。所以双方主动达成一致,希望适用慕尼黑工商会调解中心的调解程序,并请求调解中心任命一位调解员。调解中心任命的调解员是米夏埃尔·格罗斯博士(Dr. Michael Gross),专利许可法的专家,国际律师事务所Bird&Bird慕尼黑办公室的合伙人,也是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会(欧洲最大的科学研究机构)慕尼黑专利许可部门的负责人。所以他不仅在法律专业方面精通,同时也对于科学技术领域具有较深的了解。在接收调解委托后,格罗斯博士主动邀请双方当事人在约定的协商日前一天晚上共进晚餐。他的理由是:我至少想知道,双方的关系是否已经破裂到无法在酒馆共进晚餐的地步。结果双方接受了邀请,出席了晚餐。虽然在晚餐中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但在仅仅七个调解小时后,双方就已经谈妥了调解条件,并由格罗斯博士见证完成了和解协议的起草和签署。

在此示例中,充分体现除了调解程序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优势,格罗斯博士作为法律和技术的专家,具有较高的权威性,而相对轻松和平稳的调解程序也有利于消除争议双方的敌对情绪,最终只需要数小时,就解决了长达一年半都未能解决的矛盾问题,确实是一种高效且低成本的争议解决方式。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