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我国企业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评估

正文

浏览量:980
第二节 企业对外贸易中知识产权风险的调查 返回

为了更好地认识企业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课题组对我国企业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展开分类调查,深入了解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对我国企业的影响,探究风险产生原因,为下一步风险识别奠定基础。

一、年度分析

图1-1 我国企业对外出口额(亿美元)

图1-2 我国遭受337调查案件(1986-2009)

 

图1-1显示,自2001年我国加入WTO以来,我国出口额呈现高速增长的趋势。与此同时,我国企业频繁遭遇知识产权纠纷。以著名的美国337调查为例,1986年12月29日,美国对原产于中国、韩国、希腊的皮大衣及毛皮类产品发起337调查,这是美国发起的首起涉华337调查。到2001年,中国受美国337调查的立案数量共15起,平均每年不足1起,案件数量较少,对我国相关产业影响不大。但从2002年开始,美国针对我国企业的337调查进入快速增长期(图1-2),2002年至2009年,美国337调查涉华案件的同比增幅分别为400%、60%、25%、-20%、62.5%、38.5%、-27.8%、15.4%。截至2009年12月,美国共启动699起337调查,其中涉华105起,所占比重为15.0%。居高不下的337调查案件,给我国企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中国已成为美国337调查最大目标国和受害国。与此同时,课题组分析了近年来我国企业在海外的知识产权诉讼案件,发现多数案件都是在我国加入WTO之后陆续发生。例如2002年DVD6C联盟向中国DVD生产厂家索赔高额专利费、ELO公司在法国起诉我国吉锐公司侵犯专利;2003年美国思科对中国华为公司提起知识产权诉讼;2004年美国莱伏顿公司诉中国浙江东正电气公司专利侵权;2005年日本日立环球存储科技有限公司在美国起诉我国南方汇通微硬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其专利权,[1]美国本田马达公司在美控告重庆力帆集团不正当竞争、淡化商标侵权;2006年瑞士HEINGER公司在澳大利亚起诉新疆北元—泰瑞机械工程公司专利侵权,戴姆勒公司在英国伦敦高等法院起诉中国三一集团商标侵权;2007年Teragren公司在美国西雅图起诉我国镇江安吉竹地板有限公司经销商Smith and Fong 公司侵犯其重竹地板享有的专利权,日本本田公司在巴西起诉重庆嘉陵集团摩托车专利侵权;2008年赫尔弗里希专利许可公司在美国起诉中兴通讯侵权专利权;2009年MPEG LA公司在美起诉联想集团侵犯MPEG-2数字视频压缩标准中核心专利权,荷兰DSM Dyneema公司在意大利米兰法院起诉北京同益中特种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侵犯其超高强聚乙烯纤维的专利权等等。从中不难看出,我国对外贸易中知识产权纠纷,数量逐年增长,发生频率显著增加,企业面对的知识产权风险日益增大。

二、区域分析

知识产权风险发生的区域:2009年,我国对亚洲、欧洲及北美洲的货物进出口占我国对外出口总额的比重分别为46.4%、24%及19.1%,三大洲合计占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89.5%。同年,我国加工贸易占我国对外贸易的比重达到42%,加工贸易的主要出口国家和地区为美国、欧盟、日本、东盟、韩国。加工贸易使我国成为世界工厂、发达国家的产业承接地、东南亚的区域生产网络中心。[2]对外贸易区域的相对集中,决定了我国对外贸易知识产权风险发生地也相对集中,以美国、欧盟、日本等地为绝大多数。传统而言,美国市场是我国企业对外贸易知识产权风险高发地。从2002年开始,我国已连续8年位居337调查涉案国家和(地区)的榜首。2010年1月至4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共发起337调查20起,比去年同期增长一倍。其中涉及在华企业的案件有4起,而去年同期为2起;涉案产品包括墨盒、动态随机存储半导体和产品、数字显示设备和大规模集成电路半导体芯片。此外,以中国为涉案产品原产地,但未列明中国企业为涉案企业的337调查还有4起,涉及产品包括微机电系统、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集成电路芯片集和电子触摸屏。11其中原因,一方面是源于贸易的集中程度,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美技术贸易渠道的不通畅。在国际知识产权贸易市场,我国已经成为全球主要的知识产权购买国之一,而在国际知识产权贸易格局中,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技术创造、输出国,即使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美国GDP仍占全球的18.3%。但是,从2005年的数据看,美国仅是我国第三大技术进口来源国,仅占我国技术进口总额约16%。究其原因,美国对中国采取的严格出口限制。1949年到1994年,美国发起组织了“巴统协议”,对中国出口实行限制;“巴统协议”之后,美国又制定了针对包括中国在内的19个国家的新的出口限制;2007年,美国更是将中国单列出来,增加了几十个品种的对华出口限制,包括计算机、航天航空的民用技术、数控机床等,对中国实施更为严格的出口管制。2008年,中国进口的高技术产品只有7%来自美国。由于中美知识产权贸易渠道不畅通,加之我国数百万家出口代工企业接受国外订单的时候往往忽略知识产权审查,大批企业在美国遭遇知识产权诉讼。[3]近几年,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等国家,也成为我国企业对外贸易中知识产权风险多发地。提炼这些国家的共同特点,一是多为经济发达国家,市场经济较为完善;二是建立较为完善的知识产权法规;三是制定和实施知识产权战略。

涉及的中国企业地域分布:企业主要集中于东部沿海地区及其他经济较为发达城市和地区。这主要是由于东部沿海地区及其他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对外贸易发达。一批重点案件的涉案企业,例如华为、比亚迪、燕加隆、炬力等企业都处于广东省,而广东省正是我国GDP和外贸进出口的第一大省,其2009年GDP为37775.49亿元,出口总额为6340亿美元。观察图1-3,各省市出口额与337调查具有一定相关性,广东、江苏、浙江等外贸大省正是涉外知识产权纠纷的重灾区。究其原因,上述区域外商投资企业多,外向型经济比重大,企业产品大量出口国外,因此在对外贸易中,面临更大的知识产权风险。

 

 

图1-3 各省市出口额和337调查走势图10 11

 

三、产业分析

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几乎覆盖了我国出口的大部分领域。从打火机、电池、拉链、标记笔、轮胎等传统产业扩展到生物制药、数码芯片、光纤、LED等高科技产业,产品范围由传统产品向附加值较高的产品扩展。2009年,国外对华发起的118起贸易救济调查涉及纺织、轻工、冶金、机械、化工等12个行业,调查的重点不仅是传统产品,例如鞋类产品、织物,而且部分附加值较高的机电产品和冶金产品也开始成为调查重点,例如SDH光传输设备、货物扫描系统、各种板材、管材等。美国对华337调查,1998年前主要是轻工产品,近年来调查的产品涉及到服装、食品、医药、化工、轻工、机电等产业(图1-4)。其中涉及机电产业,尤其是电子产品的案件数居首位,为43起,占涉华案件总数的48.3%。[1]伴随我国制造业生产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出口产品技术含量不断增强,美国337调查产业结构不断升级,以计算机软件、半导体集成电路为主打。2010年1月至4月,美国涉华337案件4起,涉案产品包括墨盒、动态随机存储半导体和产品、数字显示设备和大规模集成电路半导体芯片。这表明,伴随我国制造业生产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出口产品技术含量的不断增加,国外企业限制中国产品进入也随之转向高端产业。

图1-4 中国遭受337调查行业统计(截至2008年)

 

四、权利类型分析

企业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涉及的知识产权种类主要是传统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权,如著名的思科诉华为专利侵权案、Sigma Tel诉珠海炬力公司专利侵权案等。在美国涉华337调查中,我国企业因专利侵权被起诉的案件占美国同期对华337调查总数的83.3%;单独以商标侵权为由启动的7起,占7.8%;以共同侵犯商标权和其他知识产权为由启动的3起,占3.3%;单独以侵犯商业秘密,商品装潢,共同侵犯专利权、商标权和著作权,共同侵犯专利权和著作权,以及共同侵犯专利权和商品装潢为由启动的337调查分别为1起。15整体而言,我国企业海外知识产权战略的成败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专利权的优劣。过去我国多数出口企业仅仅关注低水平的价格竞争,重视生产而忽视研发,只能在狭隘的非专利覆盖区市场谋求生路。缺少专利资源、缺乏专利意识和专利管理,都会导致企业在对外贸易中专利风险增加。商标权风险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出口加工企业在接受订单进行对外加工贸易时,未经商标权人允许,在其出口商品上使用他人商标,陷入商标侵权的泥潭;二是我国不少知名品牌在国外被他人抢注,为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制造了障碍。著作权风险多集中于我国企业涉嫌侵权盗版。

五、结果分析

企业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风险,无论是境外司法诉讼还是诸如337调查,多以我国企业失败而告终。在已判决的47起涉华337案件中,我国企业败诉28起,败诉率高达60%,远高于世界平均值26%。近年来发生的涉外知识产权案件,涉案规模越来越大,外国企业或组织索要的专利费和赔偿额越来越多,动辄数以百万、千万元甚至数以亿计,其目的就是为了直接消灭作为其竞争对手的中国企业。一旦应对失当,中国企业轻则伤筋动骨,重则生存危急。商务部调查报告显示,我国企业每年因遭遇国外知识产权纠纷而引发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691亿美元,贸易机会损失1470亿美元。[1]更为严重的是,外国企业往往结成产业同盟对我国整个行业或主导企业提起专利诉讼,败诉不但会挫伤企业的创新积极性,使企业的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更会影响到整个行业、整个地区乃至整个民族产业的发展。这其中典型的事例就是“DVD专利费案件”,中国DVD产业在大好形势下由于专利费的重压而分崩离析,几乎全军覆没。

中国企业在专利数量和质量上、在商标数量和知名度上、在版权数量和质量上,与发达国家企业差距明显,大量的中国企业根本就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知名品牌。这就决定了在国际经济一体化的浪潮中,在知识产权的国际竞争中,一旦发生具体的知识产权纠纷,我国企业大多以败诉告终。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