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日本涉外专利典型案例研究及其启示

正文

浏览量:831
第二节 日本知识产权诉讼审判体制的改革 返回

一、知识产权案件的专属管辖

和普通的司法审级体系一样,就知识产权诉讼,日本法院也采取三级法审理体系。即,地方法院为第一级,各地方的高等法院和东京的知识产权高等法院为第二级,最高法院为第三级。一、二审是实体审,最高院的三审只是法律审。

但与普通的民事诉讼不同的是,日本法院就知识产权诉讼根据其诉由实行区别对待,采取所谓的专属管辖体制。这也是2003年对民事诉讼法修改的主要内容之一。其具体如下:

(1)自2004年4月1日起,有关基于发明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和软件著作权等所提起的、具有较强技术性的诉讼案件的第一审,以名古屋为界,名古屋以西(西日本)由大阪地方法院专属管辖;名古屋以东(东日本,包括名古屋)由东京地方法院专属管辖。上述案件的一审为严格的专属管辖,即不因诉讼当事人的约定、共同诉讼等规定而改变。如此规定,主要为了司法统一、节约审判资源、充分利用下文提到的知识产权调查官等。对以上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东京地方法院和大阪地方法院的法官具有绝对的发言权。诉讼当事人如果对上述第一审判决有不服时,就其所提起的控诉审(第二审)则由东京的知识产权法院集中审理。

(2)除上述案件以外的、不具有太强的技术性的、有关外观设计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软件著作权除外)、出版权、著作邻接权、育成者权(植物新品种权)案件以及因不正当竞争导致的营业利益受侵害的诉讼案件的第一审,既可以向各地有普通管辖权的地方法院管辖,也可以因当事人以上述名古屋为分界的地域向东京地方法院、或大阪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由东京地方法院、或大阪地方法院管辖。因此,不同于(1),就以上案件的一审,虽然也可成为专属管辖,但考虑到技术性因素不是太强、诉讼标的不大,跟地域有密切的联系,所以保留了竞合管辖,允许当事人可以一定程度上自由选择。

就上述案件的第二审,如果其第一审为东京地方法院管辖的,则由东京的知识产权高等法院管辖。如果其第一审由除东京地方法院外的日本各地方法院管辖的,则由各自的高等法院管辖。这样的高等法院,全日本共八个,分别为东京高等法院、名古屋高等法院、仙台高等法院、札幌高等法院、大阪高等法院、广岛高等法院、福冈高等法院以及高松高等法院。

(3)对知识产权的二审判决不服的,当事人可以向日本最高法院上诉(日本称上告)。同对普通民事上诉案件的审查一样,最高法院看其是否符合上诉的理由来决定对其受理,还是驳回。因此,在日本,就知识产权案件,即使当事人对二审判决不服,向最高院提起上诉,最高院也不一定受理。这一点值得注意。

二、设立知识产权高等法院

为了应对知识产权案件审理的专业性需求,日本不仅如前所述那样,将最需要具有技术性知识的发明专利、实用新型等案件的审理归口于东京地方法院和大阪地方法院,此外、还专门组建了东京的知识产权高等法院。这被称为二次大战后日本司法最大的改革,就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具有重大意义。

知识产权高等法院是在2005年依据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2003年)、法院法(2004年)和新制定的知识产权高等法院设置法(2004年)等,由原来的东京高等法院知识产权部组建而来的。其设立宗旨在于提高知识产权案件审判、尤其是二审的速度和专业性、消除知识产权司法的相对模糊地带、使相似案件的审理和判决具有更高的法律确定性和可预见性。其设立以来,确实起到了上述作用。尤其由于相关判决的可预见性的提高,知识产权案件的当事人更倾向于庭外的和解而不是上诉,这样就提高了纠纷解决的效率,避免了司法资源不必要的浪费。

知识产权高等法院的案件管辖范围,由下面几类:

A. 就上述1(1)中所提到的、有关基于发明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和软件著作权等所提起的、具有较强技术性的诉讼案件的由东京地方法院、大阪地方法院管辖受理的第一审案件所进行的第二审;

B. 就上述1(2)中所提到的、由东京地方法院所管辖受理一审的,有关外观设计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软件著作权除外)、出版权、著作邻接权、育成者权(植物新品种权)案件以及因不正当竞争导致的营业利益受侵害的诉讼案件所进行的第二审;

C. 就东京地方法院所管辖受理一审的民事案件、刑事案件中,主要争论点的审理需要有关知识产权专业知识的案件所进行的第二审;

D. 就因对日本特许厅的裁决不服而提起请求撤销裁决的行政诉讼,涉及到发明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外观设计专利权或商标权等案件所进行的行政第一审。

通过以上案件管辖范围的确定,知识产权高等法院不仅就知识产权纠纷的民事案件的二审能够进行集中受理,而且对不服特许厅决定的行政案件也享有专属管辖权。

三、理顺专利侵权诉讼与无效诉讼的关系

上面提到,就不服特许厅决定的行政案件,知识产权高等法院也享有专属管辖权。这样,尽管对专利权的无效纠纷仍要经过复审,对其决定进行司法审查的行政诉讼的性质仍然保持不变,但同时考虑到其特殊性,让那些对特许厅就专利审查的所作决定不服的当事人可以直接起诉至知识产权高等法院,而此时特许厅的审理活动实际上成为了一审,知识产权高等法院的审理实际上成为了二审。这样,即能充分利用知识产权高等法院的高度专业性,又能避免了行政诉讼再经过地方法院的一审程序,从而节约了司法资源。

而同时,依照法律规定,在专利侵权诉讼提起和案件审结后,法院都要向特许厅通报。特许厅在接到法院的通报后,应就该发明专利或实用新型专利是否被请求宣布无效向法院通报。这被称作“侵权诉讼与无效诉讼的协调强化”。如此,日本在坚持无效案件的行政诉讼性质之基础上,注重该类案件的特殊属性,特别是与侵权案件的密切联系,通过相关制度打通行政程序与民事程序之间的天然鸿沟,使专利侵权诉讼与无效诉讼的关系进一步理顺。  

四、知识产权审判组织的专业化建设

日本法院就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日趋强调其专业化,强调技术型法官、专家型法官的结合,并积极从人事和对外交流方面不断提升知识产权案件审判队伍的素质。就此,日本知识产权高等法院院长解释了两点原因:第一,知识产权案件比一般的医疗纠纷案件和产品责任案件更需要专业型法官,审判诸如是否授予专利的案件,法官所作出的决定至少应该让同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能够理解,而普通法官一般很难达到这样的最低标准。第二,审判人员在处理案件中能够理解相关技术问题并与当事人进行对话,而且这些技术领域日新月异,很难期盼具有技术背景的法学院学生充实法院并短时间适应,所以需要专业技术人才。

现在,知识产权的审判组织,由法官、法院书记员、法院事务员、法院调查官和专业委员构成。其中,专业委员由日本最高法院根据日本各学会的推荐,就生物技术、计算机程序、机械、电气、化学等领域,从大学和企业的科研人员、专利代理人中任命,使之参审知识产权诉讼案件,就相关的专业技术进行说明、向诉讼当事人和证人提问。尤其在要求撤消日本特许厅对专利权有效或无效的决定的诉讼中,在诉讼当事人的主张和相关技术文献的记载、实验的结果等不一致时,问题的核心就是相关技术的争端,而专业委员能对技术背景、目的、创造性的有无等进行令人信服的解读,从而方便法官的判断,以使其对案件能进行快速、恰当的审理。

值得注意的事,专业委员不是法院的常勤工作人员,不是法官,不能判案,只从事对技术问题的解释说明。

除专业委员外,知识产权的审判组织中还配备有法院调查官,其职责是为审理专利案件的法官提供技术方面的支持,负责解释专利保护范围,负责解释被告涉嫌侵权产品或方法的技术内涵,进行对比,但不作判断。东京地方法院现有调查官9名左右,大阪地方法院有调查官3名左右,专利案件一立案,案件的卷宗就被送到调查官室,平均每位调查官掌握30件案件。调查官每三年更换一次,多是来自于专利局,被选任上调查官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情。

但是,也有一些问题和尴尬之处,导致专业法官的培养计划受到很大影响。因为日本法院为了尽可能地实行公正审理、防止形成关系链以遏制司法腐败,同时,也为了使法官全面发展,避免因平时的审判业务过于单一,而对案件中出现其他的法律问题不能解决,实行法官专勤制度。即,法官在一所法院任职三年期满后,必须服从最高裁判所人事科的决定,转到别的裁判所。这样的专勤制度不能不导致专业法官的培养计划受到很大影响。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