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欧洲知识产权环境研究报告

正文

浏览量:1384
第八节 欧洲法院典型判例 返回

Colloseum Holding AG v. Levi Strauss & Co[1]

欧洲法院案号:C-12/12

判决日期:2013年4月18日

图形、颜色及三维标志中经常出现如下问题:注册商标(图案)不单独使用,仅在与其他商标(品牌名称)结合时才使用,此时该图案商标是否构成真实使用?

在欧洲法院审理的这一案件中,Levi’s牛仔裤的红色标签(red Tab)就面临上述问题。


Levi Strauss并未单独使用红色标签,但经常与"Levi's"一同使用。由于该图案与"Levi's" 的组合在整体上使用时具有显著性,就组合商标的使用是否可以将红色标签也视为真实使用这一问题,德国联邦法院请求欧洲法院作出解释。

欧洲法院认为,即使注册商标只在与其他商标组合时使用,也可以构成真实使用。然而,这要求注册商标具有“独立的”显著性。就本案来说,虽然红色标签从未脱离Levi’s的商标使用,红色标签仍能构成真实使用。

首先,欧洲法院引用了Nestlé案(C 353/03)第30段并指出,某一标示无论是作为注册商标的构成部分使用,还是和另一注册商标结合起来使用,都有可能构成获得显著性。在这两种情况下,只要相关公众由于该使用,能够凭借该标示识别来源,就足以认定获得显著性。

同时,欧洲法院承认Nestlé案第30段所指的“使用”是针对获取商标权的获取(发生在注册前),而“真实使用”所涉及的是维持商标权的延续(发生在注册后)。但欧洲法院认为在评估获得商标权和维持商标权时,对“使用”的标准不应该有所不同。所以,Nestlé案第30段类比适用于“真实使用”的评估。最后,欧洲法院再次强调,为了符合“真实使用”的要求,作为一个仅仅以另一商标的构成部分使用的(或者和另一商标结合使用的)商标,必须确保相关公众持续的凭借该商标识别来源。

这一判决对图形与品牌名称组合使用的商标所有者是有利的。侵权人无法复制图形要素并冠以另一品牌名称。

Leno Merken BV v Hagelkruis Beheer BV[1]

欧洲法院案号:C-149/11

判决日期:2012年12月19日

2012 年12 月19 日,欧洲法院在对Leno Merken BV v. Hagelkruis Beheer BV案的判决中认定,欧盟商标原则上可以通过在单个成员国使用而维持其有效性。

欧洲法院称“在判断某一商标是否在欧盟真实使用时,应当忽略成员国间的国界”。

唯一重要的是这种使用是真实使用,即该使用足以创造或维持标有欧盟商标的商品和服务在相关市场中的份额。虽然在使用证据较少的情况下,跨界使用的证据也可以用来证明欧盟商标所有人对商标的使用,但是在大部分时候内部市场中成员国的国界与该等使用判断基本无关。

该判决的结果与欧洲法院的佐审官Sharpston的建议以及欧洲法院之前在(PAGO)一案中做出的判决(第C-301/07号)一致,欧洲法院在该判决中已经认定在某一成员国享有声誉的欧盟商标可以被视为在欧盟范围内享有声誉。

虽然法院并不认可进行该等类比,但是从《欧共体商标条例》中所指代的“共同体”原则上是单一不可分割的领土,而不是(目前)27 个国家的联合体。因此,欧盟商标的使用是否真实的问题并不取决于欧盟商标在哪里被使用(当然这种使用必须发生在欧盟范围内),关键在于该商标怎样被使用和使用程度。该判决还确认了欧洲内部市场协调局(OHIM)的一贯做法,欧盟大多数国家办事处和商标法院均遵循该等做法。就此而言,欧盟商标所有人可以不必再担心其欧盟商标会比国家商标更难维持。欧盟商标再次被确认为(至少)与国家商标享有同等地位。

Fruit of the Loom, Inc., established in Bowling Green v. Office for Harmonisation in the Internal Market (Trade Marks and Designs) (OHIM)[2]

欧洲普通法院案号:T‑514/10

判决日期:2012年6月21日

该案的焦点问题是,Fruit of the Loom 公司对FRUIT OF THE LOOM 商标的使用是否构成FRUIT 商标的真正使用。欧洲内部市场协调局(OHIM)撤销部和第四上诉委员会否认了这一点并撤销了该注册。普通法院维持了该裁决,认定只有商标FRUIT OF THE LOOM 被实际使用。Fruit of the Loom 的网站www.fruit.com 仅用于宣传带有FRUIT OF THE LOOM 商标而非FRUIT 商标的商品。FRUIT 商标的显著性特征因使用FRUIT OF THE LOOM而被改变。对于讲英语的顾客来说,FRUIT 一词具有明确的含义,而FRUIT OF THE LOOM 是Fruit of the Loom 公司发明的词语。由四个词组成的FRUIT OF THE LOOM 是一种独特的表达,改变了FRUIT 商标本身的显著性特点。

Fruit of the Loom 公司援引欧洲法院2010 年6 月10 日第T-482/08 号判决,Atlas Transport 诉OHIM 案称已注册商标常常与其他附加要素共同使用,该法院驳回了Fruit of the Loom 公司的答辩,称Fruit of the Loom 公司至少应当证明不包含其他要素的FRUIT 商标的若干使用。

El Corte Inglés, SA, v. Office for Harmonisation in the Internal Market (Trade Marks and Designs)(OHIM)[3]

欧洲普通法院案号:T‑39/10

判决日期:2012年9月27日

在E.TUCCI 案中,西班牙公司El Corte Inglés 基于西班牙商标EMIDIO TUCCI 和E.TUCCI 对PUCCI 文字商标的注册申请提出异议。但是,该公司仅证明了对EMIDIO TUCCI 商标的使用。OHIM 异议部和第一上诉委员会认为,这并不等于该公司对E. TUCCI 商标的使用。

仅在数月内,普通法院和欧洲法院(CJEU)就已经发布了三个令人瞩目的关于不规范使用注册商标是否构成真正的商标使用问题的裁决。

普通法院表示赞同。此判决在一定程度是基于在先的“Bainbridge”案判决做出的。如上所述,商标所有人无法通过使用其中一个商标而保有两个商标的注册。鉴于欧洲法院的“PROTI”判决(参见下文),如今这部分推理应被认为是错误的。但是,普通法院还认定,以大写字母“E.”取代在西班牙公众中具有高度显著性的第一个单词EMIDIO 构成对西班牙商标EMIDIO TUCCI 显著性特征的重大改变。

Bernhard Rintisch v. Klaus Eder[4]

欧洲法院案号:Case C‑553/11

判决日期:2012年10月25日

本案又称为“PROTI”案。

“PROTI”案由德国联邦法院提交给欧洲法院,以做出初步裁定。

德国法院已经认定,以PROTIPLUS 和PROTI POWER形式使用的PROTI 商标,并未改变PROTI 的显著性特征。尽管PROTIPLUS 和PROTI POWER 为已注册商标,但是根据《德国商标法》第26(3)条的规定,对前述两个商标的使用可以构成PROTI 的真正使用。由于该条款似乎与欧洲法院在“Bainbridge”案中的裁决相抵触,德国联邦法院将商标在这种情况下被使用是否构成真正的商标使用这一问题提交给了欧洲法院。

欧洲法院解释说,“Bainbridge”案不涉及商标实际使用的不同形式本身能否作为商标注册这一原则规则。应根据该案的具体情况来看待其裁定,“Bainbridge”案法院是对系列商标作出的审理。只有系列商标中的数个商标被实际使用才能依赖于系列商标”的增强性保护。

根据《商标指令》第10(2)(a) 条(《共同体商标条例》第15(1)(a) 条)的宗旨,只要未改变其显著特征,商标以变体形式被使用也可以视为是商标的真正使用,这使得商标所有人能够根据营销和促销的需要对注册商标做出相应的适应来。如果,为了确立已注册商标的有效使用,商标使用的不同形式无法作为商标单独注册,则会使该宗旨受到损害。

普通法院在“Fruit of the Loom”案和“E. TUCCI”案中的裁决表明,以改变其含义内容或省略显著部分的方式使用商标会改变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

欧洲法院在“PROTI”案中的裁决对于商标所有人来说是一个有利的解释。

《共同体商标条例》(CTMR)第15 (1) (a)条规定,欧盟商标在不改变注册商标显著特征的前提下,即使该等使用并不与注册形式完全一致,仍然构成对该注册的欧盟商标的使用。在德国,与前述条文相对应的《德国商标法》第26(3)条规定,如果商标以其一直使用的方式注册,本条应同样适用在“Fruit of the Loom”案和“E.TUCCI”案中,普通法院不得不考虑到不规范使用注册商标是否构成商标使用的问题。在“PROTI”案中,欧洲法院就《德国商标法》第26(3)条是否符合欧洲商标法这一问题做出了处理。自2007 年9 月13 日欧洲法院“Bainbridge”裁决(第C-234/06 号,Il Ponte Finanziaria 诉OHIM)起,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都不明确。在该裁决中,欧洲法院表示,因一个商标只是另一个商标的轻微变体而将一个商标所享有的保护扩展到另一个未曾使用的商标上是不可能的(第86 段)。如今,欧洲法院修正了这一点。

Daiichi Sankyo Co. Ltd,Sanofi-Aventis Deutschland GmbH v DEMO Anonimos Viomikhaniki kai Emporiki Etairia Farmakon[5]

欧洲法院案号:Case C‑414/11

判决日期:2013年7月18日

2013年7月18日,欧洲法院在Daiichi Sankyo Co. Ltd v. DEMO Anonimos Viomikhaniki kai Emporiki Etairia Farmakon案[6](案件号为C-414/11)中,认定TRIPS协议是欧盟共同商业政策的一部分,因此属于欧盟的专属权限(exclusive competence)。这意味着,即使有关争议尚未有欧盟的一体化法律可进行规制(如专利争议),欧洲法院在审判中仍有权解释TRIPS协议的规定。

欧洲法院认为虽然TRIPS协议使WTO成员国承担为医药产品提供专利保护的义务,但不强制成员国将加入TRIPS协议前授予的方法专利转变为产品专利。对于成员国在加入TRIPS协议前是否应该允许将方法专利申请转变为产品专利申请,法院对此未发表任何意见。

Silberquelle GmbH v Maselli-Strickmode GmbH[7]

欧洲法院案号:C‑495/07

判决日期:2009年1月15日

根据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2009年1月15日的判决[8],商标标示于赠品上不能视为真实使用(genuine use)。根据欧盟商标法(Community Trademark Law),注册商标在注册日起五年内未使用于指定商品上,任何第三人可提起撤销请求。

一家专门制造贩卖服饰类商品的Maselli公司,其“WELLNESS”商标已在奥地利成功取得注册,其注册商品为第25及32类的服饰及无酒精饮料;该商标是使用在无酒精饮料罐上,其饮料商品是非卖品,免费赠送给来店购买衣服的消费者作为促销用途。

另一家也是制造无酒精饮料的厂商Silberquelle公司,向奥地利商标局对Maselli公司的“WELLNESS”商标就第32类饮料商品提出不使用撤销请求。

奥地利商标局于是对该商标做出撤销处分,Maselli公司对该处分不服,向奥地利专利商标法院(Oberster Patent-und Markensenat)提出诉愿,于是奥地利专利商标法院向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提出请求条文解释,就欧盟商标法(Community Trademark Law)第10及12条关于商标真实使用(genuine use)的范围是否可及于其促销赠品?

该条明文规定,除非注册商标权人可合理说明未使用商标之理由,注册商标在注册日起五年内未使用于指定商品上,任何第三人可提起撤销请求。

欧洲法院对此认为,关于此条文中所谓“实际使用(genuine use)”的概念,应指商标本身的使用确实有达到表彰商品来源并足以使消费者能够辨识的功用。若一商标的使用没有真正建立属于自己商标的商品经营渠道(outlet),并且成功与其他商标的商品构成区分,即使商标已成功注册登记,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受到保护。

欧洲法院并就本案补充说明,商标于赠品上的使用并不算是让商标商品真正在市场上广泛流通,所以不能视为真实使用。

Malaysia Dairy Industries Pte. Ltd V. Ankenævnet for Patenter og Varemærker[9]

欧洲法院案号:C-320/12

判决日期:2013年6月29日

欧洲法院在2013年6月29日对C-320/12号案件作出的判决中认为“恶意”是欧盟法律中的自治概念,需要在欧盟内作统一解释。商标申请人知道或应当知道相似商标在国外受保护并不足以构成“恶意”。

益力多公司1965年将下图左侧的塑料瓶注册为外观设计,后该形状在日本及其他许多国家注册为立体商标。马来西亚乳业1977年开始生产和销售使用类似的塑料瓶,并于1980年申请注册。该商标在马来西亚等国获得了注册。1993年,双方达成在若干国家使用和注册相关塑料瓶商标的协议。

1995年,马来西亚乳业就其塑料瓶向丹麦商标局申请注册三维商标。益力多(Yakult)公司基于丹麦商标地第十五条第三款第3项反对该注册。根据丹麦商标法的规定,如果需申请注册的商标与在国外已经受到保护且已使用的商标相同或无本质不同,可能引起混淆,且申请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该事实,该商标不得注册。

丹麦商标法的规定与《协调和统一各成员国关于商标的法律的指令(2008/95/EC)》4(4)(g)条的规定有所区别,根据指令的规定,如果“该商标可能与申请时已经在外国使用的商标混淆的,申请人在申请时具有恶意”,则该商标不得注册或应被宣告无效。根据丹麦的规定,如果申请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国外已经有近似商标,则商标注册就不能通过。但指令却要求在提交商标申请时具有恶意,因此,申请人在申请时的主观意图应当得到考量。由于这一差异,丹麦最高法院将这一问题提交欧洲法院申请初步判决。

欧洲法院判决认为恶意是欧盟法中的专有概念(autonomous concept),应作统一解释。虽然指令第4(4)g条是一个可选择的规定,可以不在成员国内执行,但这并不能排除对专有概念(autonomous concept)的统一解释。

法院同时指出,适用商标条例的有关恶意的判例可以用来解释恶意概念。因此,法院引用了Chocolate Bunny案 (2009年6月11日, No. C-529/07)的判决,根据该判决,仅仅知晓另一个商标的存在是不够的。相反,案件的所有情况都应当被考虑,以认定申请人在申请时是否具有恶意。

Specsavers International Healthcare Ltd v Asda Stores Ltd[1]

欧洲法院案号:No. C-252/12

判决日期:2013年7月18日

这是欧洲法院在2013年内就商标的真实使用问题所作的第三份判决。

本案中,商标以黑与白颜色注册,但却持续以另一特定颜色使用,在考察相关事实后,可以获得保护。同时,在考虑潜在侵权者的搭便车行为或混淆行为时,其使用公司颜色作为标志颜色的事实也应作为“正当原因(due cause)”加以考虑。

Specsavers,是英国的眼镜商,使用下列公司标识:

该标志包括下列空白标志一同由数个共同体商标保护:

Asda连锁超市是原审案件的被告。原审法院将此案提交欧洲法院请求裁决。Asda使用下列标志推广其超市内的自营眼镜店:

英国上诉法院将以下两个问题提交给欧洲法院:一、双椭圆与单词"Specsavers"经常结合使用是否能够使空白标识构成真实使用。二、Specsavers和Asda都使用绿色,这种使用能否成为评估混淆可能性和利用不正当优势时的考量因素。

真实使用

就第一个问题,欧洲法院已经在Colloseum案中作出了明确的判决。在该案中,Levi’s的缝在牛仔裤口袋边上的标签(不含文字)被单独申请注册,法院认为组合性标志的单独部分只要具有显著性就可以视作使用。本案的判决结果与Colloseum案是一致的。

法院认为,空白标识即使与其他文字搭配使用,对消费者来说也是单独的、值得保护的商标,文字的附加并不足以对其显著性形成实质性变更,因此,对这一空白标识的注册应当予以认可和维持。

使用颜色

第二个问题有关颜色在判断侵权问题中的认定。Specsavers长期使用绿色作为其标识的颜色。Asda的企业颜色也广泛使用绿色。就这两种情形,欧洲法院认为都应当成为在判断混淆可能性和不正当优势的考量因素。

就企业以黑白颜色注册商标,但却以另一特定颜色使用的行为,欧盟成员国对保护范围的认识不一。许多成员国将保护范围延伸至所有颜色,即以黑白颜色注册的商标,可以对抗后续所有颜色的新商标(junior mark)。

这一作法现在已经被否定,目前的通行作法是更多地考虑在先商标(senior mark)的在市场中的使用方式。

法院认为,潜在侵权人是否普遍且通常地使用颜色,可以成为对抗在先商标混淆判断的因素。这一因素还可以成为新商标使用的正当原因(due cause)。在本案中,这要由英国上诉法院考虑。值得注意的是,欧洲法院并非主张长期使用的知名企业颜色就能自动导致不侵权的认定。

Scarlet Extended SA v. Société belge des auteurs, compositeurs et éditeurs SCRL (SABAM)[1]

欧洲法院案号:C-70/10

判决日期:2011年11月24日

在这份受到高度关注的判决中,欧洲法院认定:根据欧盟法律,国家法院不能强制实行禁令,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自费大范围安装过滤系统,以打击通过点对点网络进行的非法下载。

欧洲法院应布鲁塞尔上诉法院提出的请求,在比利时作家、作曲家和出版商协会(SABAM)诉比利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Scarlet Extended(Scarlet)一案做出了该项裁决。2004年,SABAM发现Scarlet的用户利用其服务,在未经授权且未支付任何版税的情况下,通过点对点网络从SABAM的目录中非法下载受保护的作品。SABAM向布鲁塞尔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并取得了强制性禁令,要求Scarlet采取所有必要措施阻止通过点对点网络下载或上传非法文件。

Scarlet立即提出上诉,辩称禁令实际上是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监视其网络上的所有电子通讯,因此不符合欧洲法律。布鲁塞尔上诉法院随后向欧洲法院提出疑问,是否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自费且无限期地提供全面的过滤系统作为预防措施的禁令符合各种指令的规定,即2000年的《电子商务指令》、2001年的《著作权协调指令》、2004年的《知识产权执法指令》、1995年的《资料保护指令》和2002年的《电子通讯领域资料保护指令》。

欧洲法院认定上文所述的系统要求所涉及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积极观察整个网络数据通信,因此,比利时法院的禁令违反了2000年《电子商务指令》第15条的规定,该《指令》禁止欧盟成员国强制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承担一般的监视义务。欧洲法院还强调,《欧盟基本权利宪章》下的知识产权保护必须与其他基本权利的保护保持平衡。在这一方面,欧洲法院认定,实施SABAM所要求的那种过滤系统所产生的成本以及复杂性构成对Scarlet商业自由的侵犯。

欧洲法院还认定,该等过滤系统会侵犯互联网用户的基本权利,即他们保护私人数据的权利、自由接收或传输信息的权利以及自由通讯的权利。这是因为,这种系统很可能无法分辨合法和非法的文件共享。该裁决因为规定了欧洲法下实施过滤措施应该遵循的原则而举足轻重。

该裁定还确认,国家法院无权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承担监视其传送的电子通讯信息的义务。因此,权利所有者不能指望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就著作权侵权问题提供全面保护。

虽然这一裁定就“网络中立性”而言可以被视为一种进步,但值得注意的是欧洲法院没有将所有类型的过滤系统均排除在外。某些过滤系统,如果有清晰的界定以及一定的时间和范围限制,似乎并不违背欧洲法律。权利所有者可以且将继续针对那些中间商(其服务被第三方滥用于侵犯著作权)申请国家法律规定下的禁令。该等申请很可能继续,至少在欧洲法律明确界定许可过滤和监视的确切范围和程度之前会继续下去。

Celaya Emparanza y Galdos Internacional SA v. Proyectos Integrales de Balizamiento SL[2]

欧洲法院案号:C‑488/10

判决日期:2012 年2 月16 日

在欧洲法院少有的一份关于外观设计的判决书中,欧洲法院认定,注册的欧共体外观设计不保护其持有人对抗(他人)基于在先注册的外观设计提起的侵权诉讼。

Celaya 是一种用于交通信号系统的灯塔状标记器的欧共体注册外观设计的所有人。

PROIN 开始经销自己生产的路标,Celaya 认为这是对其注册外观设计的侵权。在Celaya 发出停止侵权通知书后,PROIN 在欧共体注册了自己的外观设计。

Celaya 并未申请宣告PROIN 的外观设计无效,而是针对PROIN 使用该路标提起了侵权诉讼。

提交法院认为,PROIN 的外观设计整体没有明显不同,即:会构成侵权。PROIN 辩称,Celaya 没有资格提起侵权诉讼,因为PROIN 是在使用自己的注册外观设计。另外,只要自己的注册外观设计有效,其持有人就可以根据《欧洲共同体外观设计法》享有使用权,,并不能被诉侵权。

法院中止了诉讼程序,并将案件提交欧洲法院进行初步裁决,以确定(1) 在侵权人的注册外观设计被宣布无效之前是否不能进行侵权诉讼,和(2) 侵权人的意图和行为是否相关(此处:事实上,PROIN 是在收到Celaya的停止侵权通知书后才对其外观设计进行了注册)。

欧洲法院认定,上述《欧洲共同体外观设计法》不能阻止欧共体注册外观设计的持有人对在后的欧共体注册外观设计提出侵权诉讼,以阻止其使用。后注册的外观设计持有人的意图和行为是不相关的。该案由西班牙阿利坎特商事法院提交。根据西班牙国家法律,商标和外观设计授予权利人肯定性的使用权,即注册的权利可以阻止侵权诉讼。在先权利持有人必须首先提起撤销程序,并在后的注册被撤销后方可提起侵权诉讼。西班牙之外的多个欧洲国家也采用这一观念。欧洲法院明确认为这一观点不适用于欧共体外观设计。注册不赋予豁免权,可以针对已注册的外观设计提起侵权诉讼。只有在先权利于此相关。

从权利行使角度看,这一判决是个好消息。注册的欧共体外观设计持有人不能以为只要注册了外观设计就可以毫无顾虑地使用。同时,外观设计持有人和使用人的风险管理也仍然不会容易会。仅通过申请外观设计注册不能避免可能侵犯第三方在先权利的风险。因此,应当认真检查意图使用的外观设计是否会有侵犯在先权利的风险。

ITV Broadcasting Ltd v. TV Catchup Ltd[1]

欧洲法院案号:Case C‑607/11

判决日期:2013年3月7日

欧洲法院(CJEU)判决对电视节目进行实时流媒体传播的行为侵权了广播者的权利,即使流媒体服务订阅者能够合法免费地在电视上进行观看也不例外。

此判决的焦点是再传输(retransmission)行为是否针对“新的”公众,以及是否有版权及相关权利被侵犯。

该案件是由英国高等法院向欧洲法院提交的。在原审中,几家提供免费频道的电视台起诉TV Catchup。被告是是一家网上流媒体服务提供商,原告主张被告的流媒体服务侵犯了广播中的内容的版权。

对于电视频道节目的在互联网上的再转输是否构成向公众传播(Communication to the public),Floyd法官认为这种行为构成了一种“干预”,即独立的对版权的利用,而不是一种支持性(supportive)的行为,比如对广播信号接收的改善。

作者已经授权其作品在电视上进行公开免费传播,流媒体订阅者可以合法地接收到广播的电视节目,此时没有“新的”公众产生,则作者是否可以禁止二次流媒体转播?

欧洲法院认为通过“对公众传播权(communication to the public)”控制对作品的利用 的权利,意味着每个单独的传输或再传输需要获得作者的授权。权利人有权控制他们的作品在不同平台上的再发行。在作出侵权判断时,欧洲法院指出不需要判断这一服务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或者是否与电视节目提供商有直接竞争关系。

这一判决的本质是,作者对作品的权利不会因为对广播的初次授权而用尽。

SAS Institute Inc v World Programming Ltd[2]

欧洲法院案号:C‑406/10

判决日期:2012年5月2日

根据版权、外观设计和专利法案1988(CDPA)的规定,“计算机程序”是一项文学作品。版权保护的是思想的表达方式而并非纯粹的思想本身。Navitaire Inc诉Easyjet Airline Company (以下简称Navitaire) 和 Nova Productions Limited诉Mazooma Games Limited (以下简称Nova)案中的法院判决形成了计算机软件版权案件应遵循的先例。

在Navitaire 和 Nova案中,英国高等法院、英国上诉法院分别判决:计算机程序的版权不延伸至功能(functionality),接口(interfaces),编程语言(programming language)。因此,研发一项与其他计算机程序功能性和接口相同或相似的程序不属于版权侵权行为,但是复制源代码(underlying software code)将是侵权行为。

在2010年年7月审判的SAS Institute Inc("SAS")诉World Programming Ltd("WPL" )(以下简称SAS诉WPL)中,在SAS诉WPL案中,法官Arnold J需要审查WPL公司的软件程序(以下简称"WPS"软件或"WPS")间接复制了一些程序,包括SAS软件系统("SAS's Software System")的组成元素,因此构成对该软件组成元素版权的侵权;和侵权SAS 软件系统手册的版权问题。

SAS公司提出诉讼的依据是软件指令的规定应该如何解释并且如何适用于英国国内法。软件指令第1条第2款规定:根据本指令,版权保护包括计算机程序在内的任何形式的表达方式。想法本身和设计原则包括接口,将不受软件指令的保护。

法官Arnold同意Navitaire案的判决即软件指令第一条第2款应理解为计算机程序的版权的保护范围不包括以下几个方面:计算机程序的功能性;接口;和编程语言。

虽然WPL公司的软件程序WPS复制了大量SAS软件系统的功能性程序,这种行为本身不构成侵权,并且WPL公司并没有复制SAS软件系统的外观设计,更不用说源代码。

法官Arnold J在本案判决中陈述到:遵循Navitaire的判例,WPL公司创造的WPS系统并没有侵犯SAS软件系统组成元素的版权。但法官Arnold承认软件指令对本案相关问题的法律解释很模糊,提请欧洲法院进行初步裁决。

该案件于2012年5月2日由欧洲法院裁决,Arnold法官于2013年1月25日依据欧洲法院(CJEU)的意见作出了最终判决。

判决简述如下:

计算机软件的功能,包括编程语言以及数据文件的格式,是程序的思想而非程序的表达形式,因此不受版权保护。

用户有权在许可协议范围内使用计算机程序,其有权不经权利人许可,观察、学习或测试计算机程序的功能以确定(determine)程序包含的思想与原则。

使用手册将受版权的保护,只要使用手册是作者的智力劳动成果。

欧洲法院将案件发回高等法院后,Arnold法官根据欧洲法院的意见结合案件事实进行判决,认定WPL是否侵犯了SAS的版权。简而言之,他的判决与原判决是致的,即WPL并没有侵犯SAS系统的版权,SAS撰写的使用手册除外。

Arnold法官认为欧洲法院的意见是对英国法院先前对软件指令第1(2)条的解释的肯定:计算机软件的版权并不保护撰写其使用的编程语言,也不包括接口(如数据文件格式)和功能。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atent Attorneys v. Registrar of Trade Marks[3]

欧洲法院案号:Case C‑307/10

判决日期:2012年6月19日

欧洲法院于2012年6月19日对C-307/10案作出了判决。该判决就使用尼斯分类表中类别的标题指定商标的商品和服务名称进行了规定。

尼斯分类表是根据尼斯协定制定的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在欧洲内部市场协调局、德国专利商标局等进行商标注册时都要使用到尼斯分类表。

尼斯分类表中每类有一个标题,该标题概括描述了本类所包含的商品或服务。在此判决之前,如果使用尼斯分类表中某一类别的标题指定商标的商品或服务名称时,在欧盟境内有两种解释方法:一种认为指定了该类别所包含的所有商品或服务名称;另一种采取字面解释的方法,认为仅指定了该标题通常的自然涵义所包含的商品或服务名称。

欧洲法院这次的判决就如何解释尼斯分类表中某一类别标题所指定的商品或服务范围这一问题,在欧盟境内作出了统一规定。该判决的最后明确规定:

1. 2008年10月22日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关于协调各成员国关于商标的法律第2008/95/EC号指令应当被解释为:它要求商标注册申请人足够清晰、准确地指定寻求商标保护的商品和服务,以使相关负责机构和经营者仅仅以此为基础就能确定商标所赋予的保护范围。

2. 第2008/95/EC号指令必须被解释为:该指令并不排除使用尼斯分类表中类别标题的概括说明来指定寻求商标保护的商品和服务,前提条件是该指定足够的清晰、准确。

3. 一件成员国商标的申请人在使用尼斯商标分类中某一类别标题的所有概括说明来指定寻求商标保护的商品或服务时,必须明确说明其注册申请是包含该类别字母排序列表中的所有商品或服务,还是只包含其中的一些。如果申请只涉及其中的一些商品或服务时,申请人必须明确说明该类别中哪一些商品或服务是打算被涵盖的。

德国专利商标局通过11/12号局长通告(2012年6月29日)对该判决表示了欢迎。实际上,德国专利商标局一直以来都重视要求申请人清晰、准确地指定寻求商标保护的商品和服务,包括商标申请人使用类别标题的情况下。在此通告中,德国专利商标局最后表示,欧洲法院就一件成员国商标的申请人可以通过使用尼斯分类表某一类别标题的所有概括说明来指定该类别字母排序列表中所有商品和服务的陈述,尤其从其他经营者角度看,如何与申请人必须清晰、准确地指定寻求商标保护的商品和服务的要求相一致,还需要进一步审查。

欧盟内部市场协调局根据该判决明确要求希望类别标题涵盖某一类别字母排序列表中所有商品或服务的共同体商标申请人必须添加如下声明:

(英文)By using the Nice Agreement class headings in my list of goods and services, I hereby confirm that I am applying for all of the goods or services included in the alphabetical list of each class filed.

(中文译文)通过在本人的商品和服务列表中使用尼斯协定类别标题,本人在此确认,本人为所提交的每一类别的字母排序列表中包含的所有商品或服务进行申请。

如果提交申请的同时没有附上该声明,欧盟内部市场协调局将认为申请人是为类别标题中每一项概括说明的字面涵义所对应的商品或服务进行申请。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