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欧洲知识产权环境研究报告

正文

浏览量:733
第二节 知识产权诉讼 返回

一、如何进行侵权诉讼

专利权人可向侵权人居住地的法院提起侵权诉讼。如侵权人不在挪威居住,则可向侵权行为发生地的法院提起上诉。

侵权诉讼案的审理方式与挪威法院其他案件的审理方式相同。在法庭审理日期确定之前,送达文书以及对文书进行答复之后,当事方和法庭之间可有多次书信沟通。根据奥斯陆城市法院的惯例,从提供文书到主要口头审理之间的时间大约是一年。

通常,法庭会安排两位陪审法官,由法庭从当事方推荐的候选人当中选出。参与庭审的陪审法官和法庭法官具有同样的表决权。在审理之前以及审理期间,陪审法官不可表态,只可在审理结束之后的评议期间向法官表明意见。

法庭也可指定专家证人,这些专家受专门委托,向法庭提交书面报告,报告其在技术问题上的发现和意见。

如不服城市法院的判决,可到上诉法院提起上诉。在城市法院做出判决到上诉法庭的审理之间通常要花一年。对该上诉的审理和城市法院的审理程序一样,包括对听取诉状和证人证言以及专家证人意见。法庭上有三位专业法官,两名或四名陪审法官,陪审法官可能占合议庭的多数或少数。陪审法官的指定的模式是不固定的,陪审法官不必事先给出任何意见,因此,专家陪审法官的看法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专利侵权诉讼案的审理结果。

如不服上诉法庭的判决,可到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任何提请到最高法院的案件都将经过筛选、审查以确定是否需要上诉审理。如可审理,那么从上诉之日起到法庭审理的时间大约是一年。通常,最高法院会安排五名主审法官,没有专家陪审法官。最高法院将对整个案件进行审理,而不是仅仅针对法律问题。

二、如何进行无效程序

无效程序可以由任何第三方发起。奥斯陆城市法院是法定的审判地。在无效程序中通常会有两名专家陪审法官来协助审理案件。

审理和上诉的程序与上面介绍的侵权程序相同。

三、临时禁令的申请与法律后果

如果请求不能得到足够的保障,那么很可能获得临时禁令。在这种情况下,临时禁令的申请人必须使法庭相信其拥有专利权,可能存在侵权行为,因此有必要获得临时禁令。通常,证明专利权的存在即满足了使法庭相信其拥有专利权的要求,临时禁令的需求需要根据事实情况判断,不过,对知识产权的侵犯通常足以构成申请临时禁令的依据。

临时程序可能会进行得很快。通常,被告方会收到一份请求书,并应在指定期限内予以答复。法庭会在口头审理之后对案件做出判决。

在紧急情况下,法庭有时不听取被告意见就做出临时禁令(可能随后会进行口头审理)。在挪威没有为避免临时禁令程序提交不侵权的信函或者其它文件的程序基础。为了避免这种快速判决,可试着向法庭提交信函以说明未构成侵权,并要求将对临时禁令的任何要求递交至被告律师。不过,在挪威没有这道程序(提交信函以说明未构成侵权),因此法院可不予理会。

如要求临时禁令,那么应如一审审理一样进行准备工作。尽管这是个急促的程序,但该道程序的结果对于实际的市场形势非常重要,同时还可能影响到下一次审理,应在短时间内集中准备。没有专家陪审法官出席临时禁令的审理。因此向主审法官进行技术问题陈述且使法官充分理解,这是至关重要的。双方都可以提供专家证人。不过,如法院已事先指定了专家证人,则双方的这一权利将在实际操作中受到限制,因为这是个紧急程序。

临时禁令的审理本身和正常的法院审理一样,每一方都要出庭,听取当事人和证人的意见。这种审理会持续几天。审理结束,将在几天内作出判决。

授予临时禁令的决定一般依据申请人提供的担保而做出,如后来侵权诉讼失败由申请人承担责任。担保额可在审理中讨论决定,数额可能非常巨大,主要取决于法庭对侵权人可能造成潜在损失的评估。如判定对侵权人发生了损害/损失,则损失额的计算应以临时禁令(不应发出的临时禁令)的生效期(实施期)为依据。

实施临时禁令的判决一旦作出将立即生效(无论是否提起上诉)。这种情况下,可以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上诉法院通常只依据书面材料、不经口头审理便对上诉作出判决(没有法院指定的专家出席)。

也可以上诉至最高法院,但是只能以诸如对现行法律错误解释等少数法定理由的情况下才可以上诉到最高法院。

临时禁令在一段时间生效,可能一直会到城市法院做出判决为止,但是临时禁令一旦作出将立即生效,一直到法院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审判决为止。

当没有必要进行临时处置时,侵权方可向法庭申请撤销禁令。

与临时禁令相关的费用可能会非常高,实际上和侵权诉讼费用差不多。

四、排除请求的适用范围和法律后果

在侵权案件中,根据专利法第59节,著作权法第56节和商标法第40节,法庭可决定对侵权产品、材料或可能引起侵权的产品、材料进行更改、销毁、没收或转给权利人。在商标侵权案例中一般不要求销毁货品,只是销毁商标,或没收货物。

在商标侵权或者著作权侵权的案件中,执行如上所列的销毁或其他挽救措施时可不必考虑到该侵权是出于过失还是过错,尽管著作权法第56节已明确说明为个人使用的复制品如通过诚信手段获得仅毁坏即可。不过在专利侵权的案件中,上述方法不适用于以诚信方式获得侵权产品、并未侵犯专利权的个人,见专利法第59节第2条。

五、损害赔偿如何确定

对于侵权行为造成的所有可以证明的损失,权利人都可以要求赔偿。侵犯著作权案件中,权利人可以在他所遭受的直接损失和侵权者的获利两者之间选择额度最高的进行赔偿。在侵犯商标权或者专利权的案件中,如果按照以上方法计算的数额超过了实际损失,法院可能仅支持权利人实际遭受的损失,或者判决支付给权利人一笔合理的许可费用。

损失一般是在权利人自己提供销售或者服务获得的净利润来计算的,即正常价格-直接可变成本。

可以主张未来损失或者名誉损失,主张的损失范围为权利人可以向法院书面证明损失由侵权造成有50%以上可能性。

合理的许可费一般是按照相关领域获得相似产品或者服务正常应支付的许可费来计算的。

如果是侵犯著作权的案件,法院可以对非经济损失判决原告法定的赔偿额。挪威法院在损失计算方面的态度十分保守。

根据专利法第58条的规定,对于恶意和过失侵权,要赔偿损失;但是,法院在认为合理的时候,也会对善意侵权的行为判决赔偿损失,这是第59条第二款的规定。侵权行为一般都不会认为是善意的,至少在专利领域普遍是这样的。

如果侵犯著作权,权利人将会被判决获得侵权人的净利润,即使侵权人的行为是善意的,这在著作权法第55条第2款有规定。

如果侵犯商标权的侵权人的行为是善意的,法院可能判决承担一定的损失,这在商标法第38条第2款有规定。

在任何情况下,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降低损害赔偿数额。

挪威法律没有规定惩罚性赔偿或者三倍赔偿。

应当注意的是,过失或者恶意侵犯知识产权在挪威法律中是一种犯罪行为,可能被判处罚金或者监禁,但挪威公诉机关很少或者从来没有对这类案件提起公诉。

六、如何要求证据披露

在挪威的民事法院审理程序中没有证据披露程序。一方只可要求出示经确认的文件。确认要求也不是十分严格。

在某些情况下,可要求通过常规诉讼程序之外的法庭听证来出示证据。上述对证据的获得应遵循民事诉讼法的一般条款,即:遵守相关规定来对可能披露商业机密的证据进行确认和免除。在特殊情况下,可不经对另一方的听证便获得证据,前提是除此方法之外法庭不可能获得该证据。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