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东南亚联盟国家知识产权环境研究

正文

浏览量:2324
第三节 东盟知识产权环境概况 返回

一、东盟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概况

东盟国家大多有被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殖民统治的历史,印度尼西亚被荷兰,越南、柬埔寨、老挝被法国,菲律宾被美国,文莱、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被英国殖民统治,各国深受外来法律文化的影响。以马来西亚为例,自18世纪英国对马来西亚由殖民统治,到1957年成立马来亚联合邦,都体现了英国法律文化和立法理念。一些受英国、美国影响的国家,如菲律宾、新加坡等,继承了英美普通法传统,判例法在知识产权保护体制中具有重要地位。菲律宾沿袭美国法制,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等国沿袭英国法制。

受法国、德国等国影响的国家,如越南、柬埔寨、泰国等,形成了以成文法为主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判例基本没有法律约束力。

东盟诸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采取了多种不同的形式。一些国家分别立有专利法、商标法和著作权法,如新加坡等;一些国家制定了综合知识产权法,如菲律宾制定有《知识产权法典》,老挝制定有《知识产权法法》。近些年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协助缅甸政府起草的《知识产权法》草案到2014年4月已形成了12稿,草案涵盖版权、工业设计、商标和专利等领域,并规定了违法可能引致的民事和刑事责任,草案最终稿正在法律审查过程中,之后将提交国会予以审议,预计最快能在2014年底前通过实施,准备最迟在2021年达到该协议条款的要求,包括对商标、专利、版权和工业设计予以最低标准保护。还有一些国家是将知识产权法纳于民法典中,如《越南民法典》,同时制定类似《知识产权法典》的《知识产权法》。

表3 东盟国家独立和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的时间表

 

东盟

国家

文莱

柬埔寨

印度尼西亚

老挝

马来

西亚

缅甸

菲律宾

新加坡

泰国

越南

独立

时间

1984

1953

1945

1954[1](1975)

1957[2]

(1963)

1948

1946

1965

1896[3]

(1945)

1954[4]

(1976)

知识产权立法时间

1953

1999—2000

2000

1961

2000

1991

1936

1969

18891911

1946

1833 1947

1938

1969

1901

1914

1999

1982

近些年来,东盟国家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发展很快,在世界上的影响也逐年扩大。据联合国世界知识组织(WIPO)2012年初公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尽管面临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2010年,知识产权申请量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显著增长,专利申请量比上一年增长7.2个百分点,创下五年来增长率的最高值,达到了198万件,商标申请量上升了11.8个百分点,达到366万件,这两者均为历史上最高水平。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和越南是2011年知识产权申请量实现两位数增长的四个东盟成员国,哥伦比亚、俄罗斯和乌克兰也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近年来,新加坡在日本提交的专利申请量渐居东盟国家首位,2010年高达9,800件。2010年来自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新加坡专利申请分别为3,900件、2,100件和1,300件[1]

但是,东盟国家的国际专利申请量并不多。在欧专局的统计数据中,2011年来自新加坡的专利申请为305件,来自其他东盟成员的专利申请量更少,菲律宾3件,泰国7件,马来西亚79件,其他国家为0件。

在世界经济论坛(WEF)《2006至200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新加坡排名第9位;在《2009年至2010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新加坡被推选为最佳知识产权保护国家;在《2010至2011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上升至第3名;在《2011-2012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新加坡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全球排名第2名;在《2014至2015年全球竞争报告》中指出,新加坡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位居亚洲之首,世界第二,这是新加坡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连续四年保持这种领先地位。WEF全球竞争报告是对国家竞争力最全面的评估。在2014至2015年版本中,WEF审查了144个经济体的竞争力前景,确定了其生产力与繁荣的驱动力,在此过程中采访了1.4万个企业领导者。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和香港政治经济风险顾问公司连续多年把新加坡评为亚洲对知识产权保护最好的国家。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为新加坡带来的是直接投资,带动了新加坡的经济,为新加坡制造更多就业机会。

二、东盟知识产权的发展现状

1.东盟国家加入知识产权国际公约的情况

表4 东盟国家加入知识产权国际公约情况列表

东盟国家

文莱

柬埔寨

印度

尼西亚

老挝

马来

西亚

缅甸

菲律宾

新加坡

泰国

越南

合计

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WIPO

10

巴黎公约

[1]

9

专利合作条约

[2]

8

工业设计国际注册的海牙公约

[3]

2

用于专利程序的微生物保存布达佩斯条约

[4]

3

保护植物新品种国际公约UPOV

2

马德里协定

1

马德里议定书

[5]

3

商标法条约

1

新加坡商标法条约

1

尼斯协定

2

维也纳协定

1

伯尔尼公约

[6]

8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WCT

[7]

4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WPPT

[8]

4

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与广播组织公约

2

录音制品公约

1

关于播送人造卫星传输节目信号公约

2

世界版权公约

3

TRIPS协议

[9]

10

合计

7

4

8

6

9

2

11

14

5

11

77

 

2014年9月25日,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被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正式认定为第17个(在亚洲是在中国、印度、日本与韩国之后第5个)《专利合作条约》(PCT)下的国际检索机构((ISA)与国际初步审查机构(IPEA),2015年1月1日生效。

2.东盟知识产权保护合作框架协议

1995年12月15日,东盟各国在泰国曼谷通过了《东盟关于知识产权保护合作的框架协议》。《框架协议》确立了东盟知识产权合作的6个目标,其中包括探索建立东盟商标保护制度的可能性,即建立东盟商标事务局,促进统一的区域性商标保护制度的实现。同时,坚持在履行国际义务的前提下,承认和尊重各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独特性。该《框架协议》的实施由东盟知识产权合作工作组(简称WGIPG)负责。《框架协议》从知识产权的目标、原则、合作范围及其合作活动审议乃至争端解决都作了规定,但它只是一个框架协定,连最基本的协调立法的机制都没有确立。

为了执行《框架协议》, 1996年4月10日,东盟知识产权合作工作组(WGIPG)通过了一个为期两年的行动计划(1996年-1998年),其主要内容包括建立统一的外观设计、专利和著作权保护制度。根据这个行动计划,还分别设立了两个专家组,就统一商标和专利保护制度开展前期工作。WGIPG于1998年将行动计划延长至1999年—2001年。1998年12月第六次东盟首脑会议通过《河内行动计划》,2004年东盟万象峰会上通过《2004-2010东盟知识产权行动计划》。《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争端解决机制协议》于2005年1月1日正式生效。

3.东盟植物品种保护

东盟成员已有6个国家制定了植物品种保护法:泰国1999年《植物品种保护法》、印尼2000年《植物品种保护法》、菲律宾2002年《植物品种保护法》、马来西亚2004年《植物新品种保护法》、新加坡2004年《植物品种保护法》、越南2005年《知识产权法》(第4编为“植物品种权”)和《民法典》(第6编“知识产权与技术转让”)。这些国家均采特别法体例,即在专利制度之外另立专门的植物品种保护制度。

东盟国家所给予的植物品种保护期限普遍较长。越南规定,树木和葡萄品种的保护期限为25年,其他品种为20年。泰国规定,自种植其繁殖材料之日起需要不超过两年的时间才能结出果实的植物,保护期限为12年;自种植其繁殖材料之日起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结出果实的植物,保护期限为17年;能够作为树木利用且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结出果实的植物,保护期限为27年。印尼规定,季节性植物的保护期限是20年,一年生植物的保护期限是25年。菲律宾规定,树木和藤本植物的保护期限为25年,其他植物为20年。马来西亚规定,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稳定性的已登记植物品种的保护期限为20年,具备新颖性、特异性、可分辨性的已登记植物的保护期限是15年,对于树木和藤本植物,给予25年的保护期限。新加坡各类植物品种的保护期限统一规定为25年。

4.东盟生物遗传资源获取

2000年,东盟制定了《关于获取生物和遗传资源的东盟框架协定草案》。一些东盟国家已通过立法来规范国内生物多样性和相关传统知识的利用。 菲律宾1996年通过《实施生物和遗传资源勘探法令》,1997年颁布《本土居民权利法》和《传统可用医药法》。《泰国传统泰药知识法》 对于泰药保护作出比较详细的规定。

5.东盟知识产权保护双边协议

柬埔寨于1996年10月与美国签订了与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于1997年3月与泰国签署了关于知识产权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1年7月《美国—越南双边贸易协定》,2001年12月10日开始生效。该协定共分为七部分,其中第二部分即为“知识产权”,协定规定双方有义务在本国境内为对方提供充分而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

2002年以来,东盟及东盟的部分成员国与中国、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及韩国等国纷纷达成一系列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

2003年5月《新加坡一美国自由贸易协定》,2004年1月生效。2003年6月,为了应对《新一美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后所产生的影响和效应,成立了知识产权特别工作组,包括来自各个政府部门的成员。

2004年2月,新加坡与中国签署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合作框架备忘录》;2006年8月又把知识产权领域的合作正式纳入到中国—新加坡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框架下,使双方的合作纳入到了两国整体外交的层面。一系列的国际合作,使新加坡知识产权保护取得了良好的声誉和丰硕的成果。

2007年2月8日,菲律宾知识产权局与美国专利和商标局签订了谅解备忘录,[1]此举旨在将菲律宾知识产权法升级到国际水准。

2012年7月11日,日本特许厅(JPO)与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在新加坡签署专利合作备忘录,主要内容为:(1) 研究新加坡局作为受理局对PCT申请国际检索、国际初审的管辖;(2) 知识产权普及教育;(3) 知识产权专家间的交流;(4) 知识产权相关研讨会和培训;(5) 提高现有技术文献检索和专利审查能力;(6) 知识产权制度及其运用等信息交换。两局将促进在PCT申请审查合作、人才培养和信息交流等方面的合作;推进新加坡知识产权基础设施的完善;期望在新加坡的日本企业知识产权得到妥当的保护和应用。此前日本特许厅与新加 坡的“简化改进的实质审查” (Modified Substantive Examination,MSE)和“专利审查高速路” (PPH)项目试行,亦是两局在专利审查方面的积极合作。

2012年10月6日,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与韩国知识产权局(KIPO)就广泛的知识产权合作以及两国间的专利审查高速公路项目(PPH)分别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新韩两国之间的新专利审查高速公路试行项目于2013年1月1日开始实施。

2013年2月,韩国与越南签署协议在版权保护领域加强合作。

2013年5月,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与巴西工业产权局(INPI)签署了一份关于为两国在未来5年加强知识产权合作提供保护性框架的谅解备忘录。双方将探索鼓励信息交换、最佳实践及获取丰富知识产权相关知识的活动。随着协议的实施,两国的企业将受益于快速的专利注册,以及通过共同参与知识产权会议与活动更大程度地分享中小企业知识产权事务的最佳实践。

2013年9月24日,新加坡和德国日前就知识产权合作事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包括就专利流程开展专家级磋商和比较研究,进行人员培训拓展,从而改善专利授予和争端解决流程;共同努力制定专利审查高速公路(PPH)试行项目。德国是新加坡继美国和日本后第三大知识产权合作伙伴。

2013年12月,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与墨西哥知识产权局(IMPI)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MoU),将通过专利审查高速公路(PPH)项目让在全世界主要市场为其创新寻求专利保护的企业受益,将在协议签署日起6个月内启动。

2014年9月,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第54届成员国大会举行期间, 新加坡与俄罗斯联邦知识产权局(Rospatent)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巩固了俄罗斯与新加坡之间的双边合作,合作的核心领域包括专利信息交流和知识产权最佳实践分享,自2014年9月22起生效。

2014年9月,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第54届成员国大会举行期间, 新加坡专利局还与德国专利商标局(DPMA)、俄罗斯联邦知识产权局(Rospatent)和欧洲专利局(EPO)签署专利审查高速公路(PPH)试验项目,分别自2014年10月1日、2014年11月1日以及2015年1月1日起生效。

三、影响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主要因素

作为东盟各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形成、发展,主要受到以下多种因素的影响:

1.殖民统治的历史烙印

东盟中除泰国外,其他九国都曾长期遭受欧洲列强的殖民统治,在它们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中打上了深深的殖民统治烙印。受英国、美国影响的国家,如菲律宾、新加坡等,继承了英美普通法传统,判例法在知识产权保护体制中具有重要地位。菲律宾沿袭美国法制,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等国沿袭英国法制。

受法国、德国等国影响的国家,如越南、柬埔寨、泰国等,形成了以成文法为主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判例基本没有法律约束力。

这是影响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历史因素。

2.履行东盟国家参加的相关国际公约的义务

东盟国家参加知识产权国际公约,按照公约参加成员国数量多少的顺序依次是《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WIPO)(10个)、TRIPS协议(WTO)(10个)、《巴黎公约》(9个)、《专利合作条约》(PCT)(8个)、《伯尔尼公约》(8个)。上述5个知识产权国际公约对东盟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制约影响比较大。其他的国际公约则很分散,加入的东盟成员国在4个以下,对东盟整体而言难以构成影响。

东盟国家参加知识产权国际公约,按照成员国参加公约数量多少的顺序依次是新加坡(14个)、越南(11个)、菲律宾(11个)、马来西亚(9个)、印度尼西亚(8个)、文莱(7个)、老挝(6个)、泰国(5个)、柬埔寨(4个)、缅甸(2个),可以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客观的反映出每个国家经济整体实力强弱和发展水平的高低。

每个国际公约对于成员国的要求不尽相同,成员国应该按照所加入的国际公约的要求来修改、完善自己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

这是影响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主要国际因素。

3.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制约

近些年来,东盟及东盟的部分成员国与中国(货物贸易2005年1月1日,服务贸易2007年7月1日)、美国、日本(2008年12月1日)、印度(2010年1月1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010年1月1日)、韩国(服务贸易2009年7月1日/货物贸易2010年1月1日)及欧盟等国家和地区陆续达成一系列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其中包括许多知识产权的内容。这些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所涉及的知识产权内容,对于东盟各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由于是与双边贸易捆绑在一起,制约力更强一些。特别是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签订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由于发达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水平一般要求较高,往往超过TRIPS协议的最低要求,对于多数东盟国家形成不小的压力[2]。而且,发达国家正在不断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努力,这将对东盟各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未来的发展产生潜在的巨大影响是显而易见的[3]

这既是影响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国际因素之一,也是影响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重要经济因素。

4.东盟国家知识产权一体化进程

如前所述,东盟国家正在加快地区(包括地区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一体化的建设和努力。虽然从目前来看,才刚刚开始起步,而且步伐也不算快,但是这一趋势已成定局,或多或少已经开始对东盟各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产生影响,而且随着一体化进程的发展,产生的影响会越来越大,是不能忽略的影响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社会因素。

5.与东盟各国科技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平衡

一个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建设和发展最终要取决于其自身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水平,对于身在地区性联盟组织中的国家也不例外,已有的欧盟27国就是一个很现实的先例。由于欧盟27国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并不平衡,因此,各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尽管在一体化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但是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而且这些差异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内无法完全消除。东盟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建设也是如此。

6. 美国贸易法“特别301条款”的制约和影响

美国贸易法“特别301条款”自从1988年通过、实施以来,对于世界各国知识产权环境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特别是一年一度出台的“特别301条款报告”给被列入“黑名单”国家和地区造成的压力和影响是很大的。近些年来,东盟10国中泰国、印度尼西亚、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等国均被多次列入“301报告”“黑名单”,这对东盟知识产权环境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制约因素。

表5 东盟国家被列入美国“特别301条款报告”年度名单情况表

 

东盟

国家

文莱

柬埔寨

印度尼西亚

老挝

马来

西亚

缅甸

菲律宾

新加坡

泰国

越南

合计

重点国家

PFC

1991

1992

1993

重点观察名单

PWL

1996

1997

1998

1999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00

2001

1992

2001

2002

2004

2005

1989

1990

1994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一般观察名单

WL

2011

2012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2000

2007

2008

1989

1990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1989

1990

1991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其他观察OO

1995

1996

不定期审查(OCR

1995

2005

2006

2012

1999

2001

2004

1996

2002

2005

2009

2010

1996

1997

2002

2009

2010

1998

特别提起(SM

1994

 

备注:

PFC: Priority Foreign Country  重点国家

PWL: Priority Watch List  重点观察名单

WL: Watch List  一般观察名单

OO: Other Observations (an informal listing formerly used by USTR)  其他观察

SM: IIPA unranked countries deserving Special Mention  特别提起

OCR: Out-of-cycle review to be conducted by USTR.  不定期审查

以越南为例,2013年通过了几项法令和通告以增强其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第99/2013/ND-CP号法令,涵盖更多打击侵权的行政制裁,于2013年10月15日生效并为实施知识产权带来了四个主要变化:规定罚款额度——法令规定个人侵权者的罚款上限为2.5亿越南盾,企业是5亿越南盾,对于每一个侵权行为,企业被处以的罚款是个人侵权者的两倍;增加制裁权力——法令为通过行政途径参与知识产权执法的所有组成部门赋予了制裁权力;明确域名执法——法令缩短了争议域名自愿撤回的时限并对没有自愿修改侵权企业名称的情况提出了更为严格的法律后果;对代理人权利的要求——法令明确并简化了在执行程序中代理人权利(POA)的手续要求,以便主管部门对此有一个统一的理解,执行程序中的POA必须按时执行并公证,如果没有公证,POA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7.《反假冒贸易协定》(ACTA)的影响

2010年12月3日正式发布的《反假冒贸易协定》(ACTA),虽然截至2012年9月还没有生效,但是对世界各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影响是可以预期的,也包括对东南亚联盟10国知识产权环境的影响。在东南亚联盟10国中,新加坡是早期加入《反假冒贸易协定》(ACTA)谈判的11个谈判方之一,对《反假冒贸易协定》(ACTA)持积极支持的态度。其他9国虽然没有参加,但是越南已经与美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其中包括许多知识产权的内容。这种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所涉及的知识产权内容,对于各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并且会直接影响到这些国家对《反假冒贸易协定》(ACTA)的立场和态度。

此外,柬埔寨、菲律宾等国先后与美国签署过一系列知识产权保护双边协议,也会影响到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发展。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