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韩国知识产权环境研究报告

正文

浏览量:828
第二节 韩国专利典型案例 返回

案例一、Yuhan-Kimberly vs.LG化学

案件名:侵犯专利等

大法院 2008.2.28, 2005 Da 77350

【判决事项】

1.确定专利权的权利范围和保护范围的方法以及解释专利说明书所记载的术语的解释方法。

2.一次性尿布领域的一般的技术人员不能只依据发明专利的专利请求范围记载的“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这一术语知道其技术构成的具体内容,综合专利请求范围的各个独立要素之间的关系、对于锁水性无纺布的发明人和通常技术人员的认识以及对于“流体穿透性或流体不穿透性”的说明书上的其他记载等,该发明专利的详细描述的护翼(Flap)的材料当中“基本重量为23.72g/㎡或27.12g/㎡的微细网状组织”只是对于护翼(Flap)的实例,难以认为是对于“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的实例,对手公司的一次性尿布产品不属于上述发明专利的权利范围内。

【参考条文】

1.《专利法》第42条第2款和第4款、第97条

2.《专利法》第42条第2款和第4款、第97条

【参考判例】

1、大法院 1998.4.10.宣告 96 Hu 1040 判决(Gong 1998 Sang,1361), 大法院 2002.4.12.宣告 99 Hu 2150判决(Gong 2002 Sang,1157), 大法院 2003.11.28.宣告 2002 Hu 130 判决, 大法院 2005.9.29.宣告 2004 Hu 486判决(Gong2005 Ha, 1720), 大法院 2006.12.22.宣告 2006 Hu 2240判决, 大法院 2007.6.14.宣告 2007 Hu883判决(Gong2007 Ha, 1106)

【原告、上诉人】Yu-han Kimberly 股份有限公司外1人(诉讼代理人:法务法人 Logos外6人)

【被告、被上诉人】股份有限公司LG化学外2人(诉讼代理人:法务法人Hwawoo外1人)

【原审判决】 首尔高法 2005.11.23.宣告 2003 Na 20130,20147(合并)判决

【判决】

驳回所有上诉。上诉费用由原告来承担。

【理由】判断上诉理由

1.对于上诉理由

专利权的权利范围或保护范围,原则上是根据专利申请书所附加的说明书上的专利权利要求所记载的事项来决定,但在专利权利要求包括根据功能、效果、性质等特征,只记载其术语难以知道技术上构成的具体内容时,应该参考发明的详细说明或附图来确定发明专利技术上的构成(参考大法院2006.12.22.宣告 2006 Hu 2240判决,大法院2007.6.14.宣告 2007 Hu 883 判决)。专利说明书上记载的术语,除了其说明书已经给出了特定意思以外,根据在该技术领域内的具有通常知识的人一般能够认识的意思来统一解释。(参考大法院 2005.9.29.宣告 2004 Hu486 判决)并且,依照说明书上的其他记载,直接解释专利权利要求所记载的术语会明显不合理时,应当参考所申请的技术内容和说明书上的其他记载以及申请人的意思和对第三人的法律上的稳定性等,根据正义、公平和合理的原则,进行解释。(参考大法院1998.4.10.宣告96 Hu1040判决,大法院2003.11.28.宣告2002 Hu 130判决)根据上述法理和记录,可以判断:

本案的发明专利(专利编号第62865号)的专利权利要求第2项(以下简称“权利要求2”,以下的本案发明专利的权利要求1和权利要求4也按相同方法记载)所记载的“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这一词,即使是意味着具有穿透小便和腹泻等的排泄物里的液体及气体的性质的一面所在的固定的屏障,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的流体穿透与否是根据技能性、抽象性的表达,构成护翼(Flap)的材料的构成、影响到材料的压力的方向和大小、压力的持续时间等具有可变性的。而且流体穿透功能和屏障功能是相反的功能,一次性尿布领域的通常的技术人员只根据该词本身难以知道技术上构成的具体的内容。

综合本案发明专利的说明书、附图及记录上的申请人的意思等来看:

第一、本案的发明专利是由对于护翼(Flap)的流体穿透与否没有受到任何限定并独立的权利要求1、作为将护翼(Flap)限定为流体穿透性的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2、护翼(Flap)和衬垫(Liner)形成为同样的材料的从属于权利要求1的权利要求4构成的;

第二、本案权利要求4不是本案权利要求2的从属权利要求而是本案

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也不是限定护翼(Flap)的流体穿透性的构成,而是作为与衬垫(Liner)的材料一致形成护翼(Flap)的材料的,限定本案权利要求1的构成;

第三、本案发明专利的详细说明记载能够使水分或流体透过的为护

翼(Flap)的适当的材料,区分水分和流体(在本案发明专利中主张优先权的作为先申请发明的美国专利(第627164号)记载护翼(Flap)的材料为“vapor and/or fluid permeable”,这里的“vapor”指“蒸汽(气体)”、“fluid”指“流体”、“permeable”指“具有穿透性的”意思),作为适当的材料只举“基础重量为23.72g/㎡或27.12g/㎡的细微网状组织”和“通常在尿布使用的纺粘布(Spunbond)型尿布衬垫(Liner)”,而没有明确表示细微网状组织为水分穿透性护翼的例子还是流体穿透性护翼的例子或全部包括在内的护翼的例子;

第四、在一次性尿布领域里的通常技术人员将“细微网状组织”理解为锁水性无纺布,并把“通常使用在尿布上的纺粘布型尿布衬垫”理解为将作为锁水性无纺布的纺粘布型无纺布用界面活性剂来亲水处理;

第五、但专利发明人Enloe对在其实验过程当中使用的未亲水处理的锁水性无纺布,把它解释为因为具有亲水的性质,只有在有压力时作为穿透液体的材料;

第六、本案发明专利的说明书没有任何有关有无压力的记载;

第七、在一次性尿布领域里的“流体穿透性衬垫(Liner)”被理解为在锁水性无纺布上做亲水处理后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穿透液体的;

第八、使用未衬垫(Liner)的材料的亲水处理的无纺布与未亲水处理的无纺布,有显著优越的液体穿透度和显著低的耐水度;

第九、申请本案发明专利时,多个专利申请当中将锁水性无纺布使用为“流体不穿透型垫料(backing)”的材料等的情况。

综合上述的本案权利要求1、2和4的关系、对锁水性无纺布的发明者的认识和通常技术人员的认识、对“流体穿透性或流体不穿透性”的说明书的其他记载等,本案发明专利的详细说明当中的护翼(Flap)的材料当中“基础重量为23.72g/㎡或27.12g/㎡的细微网状组织”应该视为对于本案权利要求1“护翼(Flap)”的实例,无法看作是对于本案权利要求2的“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的实例。

与通常技术人员的一般认识不同,专利权人即使将未亲水处理的锁水性无纺布当中具有高度液体穿透度的材料解释为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只有基础重量为23.72g/㎡或27.12g/㎡的细微网状组织这一记载,也不能把它视为将此定义在说明书上。用其他方法定义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来使用,或在说明书上没有具体标示其技术构成而通常技术人员不容易实施,不能视为包括在本案第2项发明的权利范围内。那么,对于本案权利要求2的“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发明的详细说明当中只写到其实际例子为“通常使用在尿布的纺粘布(Spunbond)型尿布衬垫(Liner)”,没有具有相当于这种程度的液体及气体穿透性的护翼(Flap)的原审被告产品,不能包括在本案权利要求2的权利范围内。

原审中,本案权利要求1是将所有材料的护翼(Flap)设定为权利范围;本案权利要求2将权利范围限定为流体穿透性护翼(Flap);本案权利要求4将与衬垫(Liner)具有相同程度的较强的流体穿透性的护翼(Flap)限定为其权利范围。原审判断本案权利要求2不是具有与衬垫有相同程度的流体穿透性的护翼(Flap)的构成,虽然其理由有所不适当,但其结论,即被告没有侵犯本案权利要求2,是正确的。

2.结论

所以驳回所有上诉,管辖大法官统一意见判决由败诉人承担上诉费用。

大法官 Lee Hong-Hoon, Kim Young-Ran, Kim Hwang-Sik, An Dae-Hee

案例二、佳能公司Vs.Pacanopisi公司

案件名:禁止侵犯专利权等

大法院 2006.10.12, 2006 Da 1831

【判决事项】

1.在没有专利权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具有发明专利技术特征的感·46· 韩国知识产权

环境研究光硒鼓,即使没有把它用于图像形成设备,还是被作为构成侵犯专利的案例。

2.在适用《专利法》第128条第2款(有关因侵犯专利权等而产生的损害额推定)时的对于损害的主张、证明的问题。

3.判断据专利侵权行为的收入当中,通过扣除与此相应的费用的方式,根据《专利法》第128条第2款算出专利权人的损害额时,算出上述费用的计算方式不属于所述对象的案例。

【判决摘要】

1.根据作为有关感光硒鼓的发明的权利要求的记载,在实际使用感光硒鼓时,虽然肯定会结合于以此为配件的图像成形设备或者主要装配物体使用,在没有专利权人的许可的情况下生产具有发明专利的技术上特征的感光硒鼓,便会构成专利侵犯,而并不是只有生产该感光硒鼓后在实际上将以此为配件的图像成形设备等结合才构成侵犯专利。

2.《专利法》第128条第2款(因侵犯专利权等而产生的损害额的推定)所指的利益,是侵权人根据侵权行为所得。虽然对这个内容没有特别的限制,该条款只不过是规定专利权人在发生损害时评价该损害额的方法,即使有侵权行为,如果专利权人没有损害,就不可适用。但是,对于所发生损害的主张、举证的程度上,主张、举证因营业竞争等而有发生损害的可能性或盖然性即可。

3.因侵犯专利的行为所发生的收入当中,扣除相当于它的费用的方式,根据《专利法》第128条第2款算出专利权人的损害额时,上述算出费用的方式不属于供述的对象。

【参考条文】

1.《专利法》第94条、第97条、第127条第1款

2.《专利法》第128条第2款、《民事诉讼法》第203条、第288条

3.《专利法》第128条第2款、《民事诉讼法》第288条

【参照判例】

2.大法院 1997.9.12.宣告 96 Da 43119 判决(Gong1997 Ha,3083)

【原告、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佳能公司(诉讼代理人:律师Lee Im-Soo 外8人)

【被告、被上诉人和上诉人】Pacanopisi公司(诉讼代理人:律师Lee Soo-Wan 外3人)

【原审判决】首尔高法 2005.12.7.宣告 2003 Na 38858 判决

【判决】驳回上诉,各自承担上诉费用

【理由】

1.判断被告的上诉理由

甲、对于上诉理由第1点

根据其记录来看,有关电子照片感光硒鼓等的本案发明专利(注册编号第258609号)的权利要求25及26,是有关以结合于图像成形设备或主装配体当中有多个角的非圆形横断面(实质上是三角形的横断面)的被扭的小洞,并为能够接受旋转驱动力而有非圆形横断面并具有突出部分为其技术特征的感光硒鼓的发明。根据上述权利要求的记载,在实际使用这种感光硒鼓时,即使结合于具有上述小洞的图像成形设备或主装配体而使用是肯定的,本案第25项、第26项权利要求是有关感光硒鼓的产品的发明,如果没有作为专利权人的原告的允许而生产具有上述的技术特征的感光硒鼓,就直接构成侵犯专利权。而且并不是生产上述感光硒鼓后结合于具有如上述的小洞的图像成形设备或主装配体后使用才构成侵犯专利权(实际上,被告生产、销售的感光硒鼓作为原告生产、销售的感光硒鼓的替代品来使用的)。做出如上结论的原审的判断,虽然在说明其理由上有不恰当的地方,但其结论是正确的。

乙、对于上诉理由第2点或第4点

根据记录来看,本案第25项、第26项权利要求的构成以及据此的作用效果,在原审判决的引用发明当中是难以找到的,也不能说上述各权利要求在产业上没有利用可能性的发明,也不能说权利要求记载不充分(没有满足专利法规定的对发明的详细说明或未具备权利要求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的情况)。不能否定上述各权利要求的权利范围,也不能认为对于根据上述各权利要求的原告的诉讼请求属于滥用权利的情况,引用原告的请求的一部分原审是正确的。

丙、对于上诉理由第5点

《专利法》第128条第2项规定,专利权人对于因故意或过失侵犯自己专利权的人,请求对其侵犯的损害赔偿时,侵犯权利的人根据侵犯行为已经获得利益的情况下,将其所得到的利益额推定为专利权人的损害额。这里所指的利益,是侵犯利益的人根据侵犯行为所得到的,虽然对其内容没有特别的限制,该规定只不过是在专利权人发生了损害时算出其损害额的方法,虽然有侵犯行为但专利权人如果没有受到损害时不能适用。

对于有关所发生的损害的主张和举证的程度上,根据上述规定的宗旨,主张、举证因营业竞争等而有发生损害的可能性或盖然性即可。(参考大法院 1997.9.12.宣告 96 Da 43119 判决)

根据上述法理和记录来看,原告作为本案第25项、第26项权利要求的专利权人,在国外生产作为激光打印机的配件并本案专利商品的感光硒鼓,提供给激光打印机制造公司。这样,安装原告的专利商品的激光打印机和碳粉盒(cartridge)在国内以及在美国销售。而被告在没有原告的许可的情况下实施本案第25项和第26项发明,在国内生产感光硒鼓来侵犯原告的专利权,将其侵权商品在国内销售或出口到美国并获得了利益。被告的侵权商品与原告的专利商品具有同样的技术的特征,互相能够健全地互换,看作在国内及美国市场上直接地、或者通过采取原告的专利商品的碳粉盒(cartridge)来间接地相互竞争的结果。被告的侵权商品当中一部分出口到美国,或者原告的专利商品即使是激光打印机的制造公司已认定的正品,即使有被告的侵权商品不是这样,还是能够认定原告因被告在本案的专利侵权行为所发生的损害(或其盖然性)。即使没有对于“原告的损害时按照因被告的侵犯行为所得到的利益的比例而发生”这一点的主张和举证也不会有变化,将被告的利益额全部作为原告的损害额的原审的判断是正确的。

2.对于原告的上诉理由的判断

1)对于上诉理由第1点

根据记录,原审只能适用《专利法》第128条第2项,通过从因被告的侵犯专利行为导致的收入额扣除相当于该费用的方式来算出原告的损害额,被告的费用由多个项目构成,但没有任何项目提出能够明确算出该费用的证据,只能推定构成被告费用的各项目。

被告在2004年5月18日的准备材料上主张,自己支出的费用当中租赁费和人工费项目可以将整个租赁费和人工费与被告的之前生意部分的销售额当中本案侵权商品销售额所占的比率来算。同时,对于被告根据特定侵犯专利行为所得到的利益额的数额,主张未给予原告的主张的金额,原告利用上述计算方法后,被告对于上述费用项目,主张通过与上述方式不同的算出费用的计算方式(流体感光体硒鼓部的租赁费及人工费×本案感光硒鼓销售额/流体感光体硒鼓部销售额)来计算,对于其利益额一贯主张比原告的主张更少的金额。而这种算出费用的计算方式在适用《专利法》第128条第2项时不能被认为属于主要事实,被告的上述准备材料在其整体意图上争得原告所主张的因侵犯专利的行为的利益额,原审判决是正确的,指责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2)对于上诉理由第2点

证据的取得和事实的认定属于事实审的范围,在不超过自由心证主义的界限的范围内不能作为合法的上诉理由(参考大法院 1988.11.8.宣告 87 Daka 683、2006.5.25.宣告 2005 Da 77848判决等)。根据记录,被告的费用当中对于租赁费和人工费的原审的事实认定都是正确的。

3.所以,驳回上诉,上诉费用由各自来承担。

大法官 Kim Ji-Hyeong、Go Hyun-Chul、Yang Seung-Tae、Jun Soo-An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