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韩国知识产权环境研究报告

正文

浏览量:709
第四节 韩国商标典型案例 返回

案例一、QIAGEN案件

特许法院2009年1月21日。宣告2008许7126判决 【注册无效(上)】上诉

【判决事项】

注册商标‘KIAGEN’是以在先使用的商标‘ ’没有在国内注册为契机,以为了获得不正当利益为目的而申请注册的商标,因此属于旧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的事例。

【判决摘要】

在注册商标‘KIAGEN’申请时,在先使用商标‘ ’是与基因诊断套装(Kit)相关联的,在外国需求者(消费者)中被显著地识别为表示特定人的商品。由于两个商标在外观和名称上有很大的近似性,在使用这两个商标的情况下,需求者会混同商品的来源,从而整体上相近似。因此注册商标是以在先使用商标没有在国内注册为契机,以为了获得不正当的利益为目的而申请注册的商标,因此属于旧商标法(2007年1月3日法律 第8190号修订之前)第7条第1款第12项的事例。

【参照条文】

商标法(在2007.1月3日法律 第8190号改定之前的版本)第7条第1款第12项

【原告】原告(诉讼代理人 律师 金朱赫)

【被告】被告(诉讼代理人 律师 李辉基)

【主文】

1.驳回原告的请求;

2.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

【请求宗旨】 特许审判员将取消关于2008年4月29日 2007当1126项案件的审决。

【理由】

1.基础事实

A.审决的案情

被告在2007年5月 4日向原告针对以下述B.项中所记载的本案注册商标请求了注册无效审判。

特许审判员对上述审判请求的案件以2007当1126号案件进行了审理后,2008年4月29日本案注册商标与下述C.项记载的在先使用商标近似,上述在先使用商标在国内外被显著地识别为表示特定人的商品。并且本案注册商标是以不正当的目的申请注册,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无效为由引用了上述审判请求做出了本案的审决。

B.本案的注册商标

(1)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2005年7月5日/2007年1月4日/第69249

(2)商标:KIAGEN

(3)指定产品: 基因诊断套装(产品类 分类 第5类)

(4)商标权人:原告

C.在先使用商标

(1)商标:

(2)使用商标:包含基因抽取装置的基因诊断装置

(3)使用者:被告

【认证依据】

1.争论焦点

本案的争论焦点是本案的注册商标是否属于旧商标法(2007.1.3法律第8190号改订之前的版本,以下版本相同)第1条第1款第9项,第11项或第12项。

2.本案件的注册商标是否属于第7条第1款第12项

A.法律规定

根据旧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2项条例‘与韩国或外国消费者中被显著地识别为表示特定人的商品的商标相同或近似,从而以获取不正当的利益或者给特定人造成损失等不正当的目的使用的商标’不予注册,其宗旨是韩国或者外国的消费者中被显著地识别为特定人商品的商标在国内没有注册之机,第三者注册并使用了模仿商标,并且给蕴含于周知商标上的营业信用或顾客吸引力等给无形价值带来损害,或者以妨碍周知商标权人在国内营业等的方法给周知商标权人造成伤害或利用这些模仿商标使用不正当的利益为目的的商标,则此商标不得注册。

并且,注册商标为了符合上述规定,相对比的商标在韩国或外国的消费者中被显著地识别为特定人的商品,即所述商标要被周知,还要与注册商标相对比的商标相同或近似。

B.在先使用商标的周知与否

为了符合旧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与注册商标对比的他人商标在注册商标申请时在韩国或外国消费者之间应该被显著地识别为表示特定人的商品。至于是否符合上述要求,应该以以下为基准来进行判断,这些基准是:他人商标的使用时间、方法及使用范围等以及交易实际情况或是否在社会观念上广为知晓等。(参考大法院2006年7月13日宣告2005后70判决)

综合乙2至54号证(包括相关类别号码)的各个记载和辩论整体的宗旨,可确认以下事实。

(1)被告是1984年11月29日在德国设立的公司,生产并销售事先分析样品试剂及分子诊断方案和相关技术产品。1987年开始将在先使用商标使用在该产品上。

(2)被告获得了Frost&Sullivan的2003年产品革新奖、Scientist的2004年生命科学产业奖等,使用在先使用商标的产品或服务的销售额(包括连锁公司)在2001年约为2亿6千万美元(美元为基准,以下相同),2002年约为2亿9千8百万美,2003年约为3亿5千1百万美元,2004年达到约3亿8千万美元,RNA及DNA提取套装(KIT)的销售额占全世界市场的约80%。

(3)被告以广告费的形式在2001年支出了约606万美元,2002年支出了513万美元,2003年支出了366万美元,2004年支出了437万美元,在科学杂志Nature、Science、Bio Technique等持续地登载了广告。(2003年开始本案注册商标的申请日2005.7.5为止共146次以上)

(4)被告在本案注册商标申请前将先使用商标注册在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美国、法国、瑞士等12个国家。现在,拥有QIAGEN.COM, KIAGEN.COM等注册了属于QIAGEN的22个域名。

综合上述事实,可以认定为在本案注册商标申请时,在先使用商标相关于基因套装,在德国等外国消费者之间被显著地识别为表示被告的商品。

C.本案的注册商标与在先使用商标是否相同或近似。

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该整体上分别观察商标的外观、名称、含义,根据是否引起商品来源的误认、混同来决定。因此,本案的注册商标和在先使用商标的文字部分是合成词,不能以含义相对比,所以选择了外观和名称的对比。

首先,从外观上看,在本案的注册商标“KIAGEN”和在先使用商标中的“QIAGEN”比较时,由于6个英文字母中除去第一个字母后5个字母相同,所以非常近似。

其次,再以名称对比,本案的注册商标会被称之为‘Kiajen’或‘kiagen’,在先使用商标会被称之为①‘Kiajen’或‘kiagen’,或者②‘Qiajen’或者‘Qiagen’。如果在先使用商标如①地发音的情况下,则两个商标的名称相同,在先使用商标如②地发音时由于音调相似,在听觉上非常近似。

因此,由于两个商标在外观和名称上有很大的近似性,两个商标使用在相同或相类似商品的情况下,消费者会混同商品的来源,从而整体上相近似。

D.本案注册商标是否为不正当的目的申请及注册

由于旧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规定的‘不正当的目的’是申请人本人的意思,因此要综合地考虑该商标的周知、著名程度及与注册商标的相近似程度,该商标的独创性是否高,注册商标的申请人和该商标的权利人之间是否存在有关商标的交涉及其交涉内容和双方当事人的关系,注册商标的申请人是否具体准备了利用注册商标的项目,注册商标与该商标的指定(使用)商品是否存在相近似性以及经济上的牵连关系和交易情况。并且应该推定有无事项。

依据上述的情况,原告在2003年,开发本案注册商标的指定商品基因诊断试套装时,认识到被告的产品和在先使用商标,开发了可以替代的产品,并进行销售。原告在2007年2月,得知了被告在韩国设立分社并且还要扩大产品的销售,向被告发送了内容证明,该内容证明的宗旨是在使用本案注册商标和极其近似的在先使用商标附着于该使用产品的情况下会带来商品出处的误认和混同,进而将会发生民事形式责任。原告在2007年4月,向被告提出了在韩国使用在先使用商标的对价,要价一百万美元,这一事实已被认定。

结合上述认定事实,由于本案注册商标和在先使用商标的指定(使用)商品需要专门的知识,相对于其市场规模狭小,被告的相关市场占有率非常大,因此在先使用商标的周知程度很大。综合本案注册商标与在先使用商品的近似性非常大等情况,本案注册商标趁没有在韩国注册之机,对蕴含于在先使用商标上的信用和名誉擅自使用,从而可以被认定为以为了获得不正当的利益为目的而申请及注册。

E.小结

因此本案注册商标属于旧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

4.结论

那么,无需查看其他争论焦点,本案的注册商标依据旧商标法第71条第1款第1项注册将应被宣告无效。这与本案审决的结论相符合,因此驳回原告的撤销请求。

法官 金明(审判长)Oh ChongJin, Kwak MinSub

(出处 :特许法院2009.1.21.宣告 2008许 7126 判决:上告【注册无效(上)】)

案例二、STARCRAFT案件

大法院 2005.6.9.宣告 2003后649判决【注册无效(上)】

【判决事项】

引证商标“STARCRAFT”在注册商标申请时,已被韩国的普通消费者识别为著名商标。注册商标的申请及注册减弱引证商标的识别力,依据前述事项注册商标存在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所规定的注册无效的事由,而维持了原审所判断的事例。

【参照条文】

[1] 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项

【原告、被上诉人】Debidson and associates Incorporation(诉讼代理人 辨理士 除宋在莲外 2人)

【被告、上诉人】 东洋制果股份公司(诉讼代理人 辨理士 除徐相旭外2人)

【原审判决】 特许法院 2003.2.7.宣告 2002许1935 判决

【主文】

驳回上诉的请求。上诉费用由被告承担。

【理由】

1.原告的商标“STARCRAFT”是以原告在‘BLIZZARD ENTERTAINMEN’的虚拟商号下开发的,“STARCRAFT”还是1998年初在美国市场第一个上市的战略模拟游戏软件名称的同时,也是附着于上述软件的商标。因此1998年4月 LG软件股份公司将附着于原告商标的上述软件(以下称之为‘原告的商标产品’)进口到韩国,并开始销售。从1999年1月开始,由LG软件股份公司拆分的韩光软件股份公司即承担了原告商标产品的进口及销售。上市仅有40余日的原告的商标产品受到学生及职场人士热烈欢迎,1998年4月末期,已在现有的游戏市场被评价畅销作品,并超过了2万个临界点,共售出了4万个,接着到1998年5月为止售出了约55万个,1999年7月为止售出了约90万个,除了售出这些正品之外,还有达到数倍的盗版产品在市场上销售。1998年11月末,举办了从全国选拔的500多名选手参加的Thrunet杯 ,并且在1998年12月,举办了全国规模的SBS杯星际争霸大会,还经常在全国的网吧举办举行的数十万元奖金的小规模比赛,1999年,已出版了“玩转星际争霸”等游戏相关书籍和“星际争霸冠军”等视频,并且星际争霸游戏还经常出现在每月平均发行30万部以上的相关游戏杂志上,利用原告商标的T恤、纽扣、广告招贴等卡通市场变得活跃,进一步,出现了讲述游戏方法等网络游戏教育学院。1个4年制大学及2个2年制大学还开设了网络游戏相关的科目。但是被告在1999年2月25日,将指定商品指定为“干果、饼干、非医疗用口香糖、糖果、冰淇林、巧克力、面包、打糕、香肠、饼干用香料”,将“欧丽安星际争霸”和“ORION STARCRAFT”分成2段,申请了本案商标并在2000年2月24日获得注册。上述事实已经被确认。

原审中,进一步地,原告的商标产品虽从韩国上市开始,到本案注册商标的申请日为止,期间较短,但从短时间内形成的原告商标产品的销售量和规模、原告商标产品用户阶层的特性和规模、原告商标产品给社会经济及社会文化带来的波及效果的性质等问题综合考虑,原告商标于本案注册商标的申请日1999日2月25日,在网络游戏软件的使用者或一般消费者中被显著地认识为著名商标。本案的注册商标和原告商标从整体、客观、分离观察时,属于互相近似的商标。另一方面,虽然原告商标的各个组成要素“STAR”和“CRAFT”属于词典单词,并且属于经常被使用的词汇,但其作为一个组合的“STARCRAFT”来说是一个合成词。因此,推定本案注册商标的服务商标模仿了原告商标。与原告商标相近似的本案注册商标无论使用在哪个指定商品中都会淡化作为著名商标的原告商标所具有的质量等价值,因此可以看出被告最终模仿了作为著名商标的原告商标,而且利用原告商标所持有的质量形象或顾客吸引力以获得不正当的利益或淡化原告商标的价值,从而给商标权人带来损失为目的申请、注册的商标。因此,判断本案注册商标存在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所规定的注册无效的事由。

2.结合有关法理和记录来看,原审仅例举了饼干类和网络电视的共享消费者层,而认定两个商标有关联关系是不恰当的。但是在本案注册商标时,原告商标在普通消费者中已被显著地认识为著名商标。因为原告商标很著名,本案注册商标的申请注册将弱化注册商标的识别力。与此相关,在本案注册商标存在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所规定的注册无效事由。 与原审所认定的事实和判断相符。不存在在上诉理由所主张的违反证据规则或审理不尽或关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2项存在法理误解等违法事项。

3.因此驳回上诉的请求,上诉费用由败诉者承担,以相关法官一致的意见进行判决。

大法院 金英兰(审判长)姜申旭 高玄哲(主审)

案例三、Inte1 Inside案件

特许法院 2005.6.9.宣告 2005许414判决【注册无效(上)】

【审判事项】

[1]注册商标‘’在普通消费者或交易者中会仅依靠要部‘’而被识别的可能性高,因此以在先注册商标‘’、‘INTEL INSIDE’和要部为中心,判断是否近似。

[2]注册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INTEL INSIDE’

因为在其商标的外观、称号、含义上截然不同,相互近似的程度不足以引起对商品来源的误认、混同,或者从注册商标就能容易地联想到在先注册商标,从而确认为与在先注册商标或商品等有密切的关系。

这些事项不能看做是注册商标模仿了在先注册商标,因此注册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0项至第12项。

【判决摘要】

[1]在注册商标‘’中,‘ECODRY’作为一个没有出现在词典上的合成词,从整体商标所占的大小、图案的独创性来看,在注册商标所占的比重极其之大。与此相反,围绕文字部分的椭圆既简单,又属于最常见的商标,而‘ECODRY’下面的’INSIDE’非常小且不显眼。但作为英语单词,具有‘内部、内侧’的意思,在指定商品的关系中‘ECODRY’对普通消费者或交易者来说分布在产品的内部。或者如‘ECODRY在内侧’所示,只能暗示商标的核心要素‘ECODRY’的位置或状态的附带职能与在指定商品的关系中,没有识别力且存在极其微弱的部分,因此注册商标‘’在普通消费者或交易者中仅依靠要部而被识别的可能性高,因此与在先注册商标‘’、‘INTEL INSIDE’和要部为中心,判断是否近似。

[2]注册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INTEL INSIDE’因为在其商标的外观、称号、含义上截然不同,可认定为相互近似的程度足以引起对商品出处的误认、混同,或者从注册商标就能容易地联想到在先注册商标,从而确认为与在先注册商标或商品等有密切的关系。但是这些事项不可视为注册商标模仿了在先注册商标,因此注册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0项至第12项。

【参照条文】

[1]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0项、第11项、第12项

[2]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0项、第11项、第12项

【原告】Intel kooh fir migration(诉讼代理人 辨理事 除郑 外2人)

【被告】Depak Pawa(诉讼代理人 唯美特许法人 担当辩理事 金珍姬)

【辩护总结】2005.5.19.

【主文】

1.驳回原告的请求

2.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

【请求宗旨】特许审判员在2004年11月30日,将取消关于2003当2587号案件的审决。

【理由】

1.基础事实

A)本案注册商标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2003.3.22/2003.5.20./第548527号

② 构成:

③ 指定商品:种子干燥机、塑料干燥机、蔬菜干燥机、木材干燥机、皮革干燥机、粉末制品干燥机、鲜花干燥机、粮食干燥机(产品类分类 第7类),除湿、消除水分,为保持良好的环境已完善的装备有环境调节装置(Environment Control systems)、空气干燥机(air dryers)、压缩式空气干燥机(compressed air dryers)、湿度控制器(humidity controllers)、湿度干燥机(moisture controllers)、化学品干燥机、饲料干燥装置、化工机械干燥设备、空调机、空气净化装置和机械、空气过滤设备、空气杀菌设备、空气制冷设备、空气干燥设备、干燥设备(desiccant bed)、干燥用发动机(desiccant rotor)(以上商品类分类第11类)

④ 商标权人:被告

B)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

(1)在先注册商标1

① 申请日/ 注册日/ 更新注册日/ 注册号:

1991.6.14./1992.7.10./2002.4.17.第243028号

② 构成:

③ 指定商品:微处理器(Microprocessor){商品类型分类第9类(最初注册时属于第39类,2002年6月7日商品分类转换已注册)}

④ 商标权人:原告

(2)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2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1999.6.23./2001/5.2./第2951号

② 构成:

③ 指定商品及服务业:计算机硬件等(商品类分类第9类)、贺年卡等(商品类分类第16类)、通过互联网提供计算机技术领域的服务信息业((providing information in the field of computer chnology via the internet)等(服务类分类 第42类)

④ 商标服务标记权人:原告

(3)在先注册商标3

①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1993.12.18./1995.9.13/第321910号

②构成:

③指定商品:电气机械、电气通信设备、电子应用机械、电气材料{旧商品类 分类(1998.2.23.通商产业部 第83号改订之前的类别,以下相同)第39类}

④商标权人:原告

(4)在先注册服务标记3

①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1999.2.13./2000.2/11./第59519号

②结构:

③指定服务业:通过计算机网络提供目录的通信销售代理业(计算机硬件、计算机软件、计算机网络、远程电子的通信相关产品及与服务相关)等(服务业类分类第35类)、通过计算机的网络教育指导业(计算机硬件、计算机软件、计算机网络、远程电子的通信相关产品及通过用于购入、使用、保护、维修管理、升级、更新、结构有关辅导、讲课、指点、教学方法、专家指导及讨论得以形成)等(服务业类分类第41类)、为提供多个用户访问计算机网络的机构等(服务类分类第42类)

④服务商标权人:原告

(5)在先注册商标4

① 共同的构成:INTEL INSIDE

② 每个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指定商品

a.1997.10.14./1988.12.22./第434755号/小猪储存罐等(旧商品类分类第18类)

b.1997.10.14./1998.12.22./第434756号/旅行用书包等(旧商品类分类第25类)

c 1998.4.2./1999.2.10./第441346号/教材、校具等(商品类分类第16类)

d.1997.10.14./1999.3.11./第443872号/襟针等(旧商品类分类第45类)

e.1997.10.14./1999.3.16./第444391号/夹子等(旧商品类分类第22类)

f.1997.10.14./1999.4.16./第446390号/雨伞(旧商品类分类第27类)

g.1998.9.10./1999.4.16./第446396号/钥匙链(商品类分类第30类)

h.1998.9.10./1999.4.16./ 第446399号/台灯等(商品类分类第35类)

i.1998.9.10./1999.4.16./第446402号/钻石等(商品类分类第44类)

j.1997.10.14./1999./7.12./第450755号/布制玩具等(商品类分类第43类)

③ 每个商标权人:原告

(6)在先注册商标5

① 共同的构成:英特尔inside

② 每个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指定商品

a.1995.7.26./1997.7.14./第368688号/微处理器等(旧商品类分类第39类)

b.1995.7.26./1997.6.3./第364023号/书籍(有关计算机软件及硬件)等(旧商品类分类第52类)

③ 每个商标权人:原告

(7)在先注册商标6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1996.11.2./1998.2.9./第394845号

② 结构:THE COMPUTER INSIDE

③ 指定商品:书籍、报纸等(旧商品类分类第52类)

④ 商标权人:原告

(8)在先注册商标7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1999.3.29./2000.3.24/第467173号

② 结构:INTEL THE COMPUTER INSIDE

③ 指定商品:计算机操作系统软件等(商品类分类第9类)

④ 商标权人:原告

(9)在先注册商标8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1999.7.12./2001.3.5./第488962号

② 构成:INTEL INSIDE XEON

③ 指定商品:计算机等(商品类分类第9类)

④ 商标权人:原告

(10)在先注册服务商标9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2000.3.6./2001.9.25./第70478号

② 构成:THE JOURNEY INSIDE

③ 指定服务业:培训业(计算机及与计算机有关的产品)等(服务分类第41类)

④ 服务商标权人:原告

(11)比较对象商标10(在审决中,将该商标误认为在先申请商标包含在比较对象中,因此在以下审决的摘要决定将该商标包含于‘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

① 申请日/注册日/注册号码:2000年12月22日/2002年5月23日/第521268号

② 构成:

③ 指定商品:半导体、微处理器、集成电路(商品类分类第9类)

④ 商标权人:原告

C)案情

(1)原告主张本案注册商标存在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至第12项的注册无效事由,并且针对被告请求了对本案注册商标的注册无效审判。特许审判院将此案以2003当2587号案件进行审理,与2004年11月30日(2)相同的理由对驳回原告的请求案件做出了审决。

(2)本案审决理由的摘要

(A)商标的相同或近似与否

1)本案注册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3的比较

本案的注册商标是以椭圆内具有与文字相结合的一个商标整体,或者相对于与仅用文字部分’ECODRY’而被识别的可能性多,在先注册商标3被识别为椭圆型的外观整体或者以韩文字辅音‘o’或‘椭圆型的开放周线’、‘开放的椭圆型’等称呼、含义,因此两个商标的外观、名称、含义互相不同。

2)本案注册商标和其他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的对比

A)本案注册商标中‘Inside’是在商标构成上的以小字体来表现的附属部分,与指定商品的关系中识别力不足,本案注册商标作为其整体识别或以要部‘ECODRY’识别。

B)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的商标中‘inside’可感觉出与‘Intel’结合产生‘内装Intel芯片’、‘搭载Intel公司的芯片’等的意思,因此对于各指定商品或服务业中与‘计算机、半导体、微处理器’等相关商品或服务业不仅不具有识别力,关于与此无关的商品或服务业,‘Intel’部分在韩国关于半导体或微处理器等达到周知、著名程度的商号商标,主要被知晓为‘Intel’,‘Inside’部分被识别为附属的标识。如果考虑到在韩国一般语言习惯上的复合词的情况下,一般会将第一个单词较强地识别并发音。

C)根据上述内容,本案注册商标‘’整体或其要部‘ECODRY’和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整体或属于要部的‘intel’、‘intel Pentium’、‘intel xeon’、‘journey’、‘intel Celeron’在外观、名称、含义上互相不同。

D)进一步,原告主张,在本案注册商标的‘ECODRY’中‘ECO’部分表示‘环境学’的英语单词‘Ecology’的词头部分,‘DRY’表示有‘干燥’的意思,因此在指定商品中与‘种子干燥机,塑料干燥机、环境调节装置、空气干燥机’等的关系中是技术性商标,但在韩国的英语普及水准上‘ECODRY’在一般消费者或交易者中很难看出被识别为上述意思,因此,上述主张没有理由。

(B)指定商品的近似与否

本案注册商标的指定商品和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的指定商品、服务业之间找不到与商品或服务的形状、用途、制造者、流通渠道、消费者等相一致的情况。因此,商品或服务业不相同或近似,并且连任何经济上的牵连关系都不予认定。

(C)同时,在本案注册商标是否存在第7条第1款第10项的注册无效事由来看,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中‘intel’部分在韩国著名的事实已被认定,除此之外,‘inside’或与‘inside’结合的其他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或‘’商标不可视为在韩国获得了著名性。即使‘INTEL INSIDE’‘’‘’商标在韩国著名,其作为要部,与本案注册商标成为对比对象的依旧是‘intel’。结果,如同在上述(A)2)的C)项相对比的所示,本案注册商标与在先注册商标和服务商标不能视为相近似,因此不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0项。

(D)根据上述内容,本案注册商标与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的商标不相同或近似。因此不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0项至第12项。

[证据]甲第一号证至第5号证的9

2、原告所主张的审决取消事由的摘要

(A)在先注册商标1、4的著名性

原告在1971年,从最初开发出计算机微处理器以来,便使用了在先使用商标1、4,占世界微处理器市场的80%,2000年至今韩国的销售额约为16亿美元,最近5年在韩国广告费上每年使用500至600万美元,向在先使用商标的用户支出的广告费在2000年、2001年分别达到2800万美元,2004年1月至今韩国的计算机普及率在1300万台以上等情况来看,在先注册商标1、4在本案注册商标的申请及注册决定时应该视为已经在国内外达到了著名的状态。

(B)在先注册商标1、4和本案注册商标的商标是否相同、近似(原告在1的B项所列举的在先注册商标、服务商标中除在先注册商标1、4以外的其他商标、服务商标不能当作在先注册商标,而主张仅以‘参考商标’使用。

(1)从本案注册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1都具有椭圆形的模样且图形内部,由英文字母上下端排列的情况来看,整体外观近似,并且本案注册商标的名称上要部是‘ECODRY’和‘INSIDE’,因此本案注册商标会被称之为‘ECODRY INSIDE’、‘ECODRY’或者‘INSIDE’,而在先注册商标的名称上要部是‘intel’和‘inside’,因此上述在先注册商标会被称之为‘intel inside’、‘intel’、‘inside’,但两个商标被称之为‘inside’时,名称和含义相同。

(2)在先注册商标1的构成中,‘’模样具有本身的独创性,不仅具有识别力,在‘intel’专有名词后面布置‘inside’的构成与普通的英文法上的标记方法不相符,是由原告独创做成的。因此,本案注册商标直接模仿了上述在先注册商标1的构成上的模式。

(C)属于本案注册商标的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0项、第11项。

如同上述所示,本案注册商标不仅与在先注册商标1、4近似,而且以相同的模式及想法构成,但在普通消费者的立场上,很容易被识别为如同注册商标的指定商品一样,在执行尖端技能的商品中必不可少的的会安装高性能的微处理器。因此本案注册商标的指定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1、4的指定商标即使不相同,也有相互密切的经济关联。而且从一个企业从事多个产业领域,生产、销售异种商品的现代的产业构造、计算机、通信、家电产业的合并等实际交易情况考虑,导致误认、混同为原告或者与原告有一定关系的人所使用的商标,进而会损坏原告的营业上的信用及顾客吸引力,存有欺骗消费者的可能性。

本案注册商标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0项、第11项

(D)属于本案注册商标的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号、第12号

被告在关于本案注册商标的指定商品和相同商品上不仅早已持有了‘’商标,而且在本案注册商标申请时,便在国内外模仿了在先注册商标,使用在其营业信用上,以为了获得不正当的利益为目地申请、注册了与在先注册商标构成近似的本案注册商标。因此,本案注册商标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2项。

3.被告所主张的摘要

A)在本案注册商标申请或注册决定时,不可视为在先注册商标1、4已在韩国周知、著名或已被认定为特定人的商标。因此,本案注册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0项、第11项。

B)在先注册商标1、4中‘inside’是没有识别力的部分,其要部是‘intel’。但本案注册商标的要部是‘ECODRY’,因此,两个商标在外观、名称、观念上相互不同。并且,本案注册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1即使在布置椭圆内的文字即‘单词+inside’有构成上的共同点,但如上述所示两个商标的要部完全不同,因此在交易社会中不会引起出处的误认、混同。

D)被告除了拥有‘’商标,另外还申请、注册了本案注册商标的原因是已经使用了本案注册商标的指定商品中以配件附着于‘’的‘除湿剂’等。而且是为了在本案注册商标上表示‘内含配件的商品’则附加了‘INSIDE’单词,而不是模仿在先注册商标1、4为了使用在营业信用为目的附加的商标。

4.判断

A)成为前提的法理

注册商标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项第4款,需要满足如下要求:为了使用周知、著名的他人商标或商号等名声,需要注册并使用擅自模仿他人的商标。(大法院1999年12月24日宣告97后3623判决等);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0项,需要有如下情况:与他人的著名商标相同、近似或者即使不是近似商标,比较两个商标的构成或含义等就可以容易地联想到他人的著名商标或商品,或被认定与他人的商标或商品等有密切的关联性,从而对商品的出处引起误认、混同等(大法院1996年2月13日宣告95后1173判决等);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11项,需要满足如下特殊情况:鉴于与他人的商标相同、近似的商标被使用在与使用商标相同、类似的指定商品中或某商标与使用商标相同、近似且使用商标的具体使用情况或两个商标所使用的商品之间经济上的牵连程度、以及普通交易的实情等情况,与使用商标的商品被使用在相同、近似的商品中的情况一样,将其商标误认为由商标的权利人所使用(大法院1997年3月14日宣告96後412判决、2001年8月21日宣告2001后584判决等)。使商标法属于第7条第1款第12项,应符合如下条件:在韩国或外国将著名的他人商标和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使用在为了获得不正当的利益或给他人造成损害等不正当的目的。

B)本案注册商标与在先注册商标1、4的对比

(1)本案注册商标的要部

本案注册商标是以形态的椭圆内布置了嵌套于图案的文字‘’,在文字下面以小字体附加了‘INSIDE’文字,‘ECODRY’作为一个没有出现在词典上的合成词,从整体商标所占的大小、图案的独创性来看,在注册商标所占的比重很大。与此相反,围绕文字部分的椭圆既简单,又属于最常见的商标,而‘’下面的‘INSIDE’非常小且不显眼。但作为英语单词,具有‘内部、内侧’的意思,在指定商品的关系中‘ECODRY’对普通消费者或交易者来说分布在产品的内部。或者如‘ECODRY在内侧’所示,只能暗示商标的核心要素‘ECODRY’的位置或状态的附带职能与在指定商品的关系中,没有识别力且存在极其微弱的部分,因此本案注册商标在普通消费者或交易者中仅依靠要部而被识别的可能性高,因此以上述要部为中心与在先注册商标1、4,判断是否近似。

(2)与先注册商标1、4的对比

A)外观的对比

在先注册商标1在形态的椭圆内‘intel’和‘inside’单词在字体和大小上没有差异,且上下标记着。与本案注册商标相比,在属于外观要部的文字的构成和大小、排列上有明显的差异,因此两个商标在外观上互相不同。

B)名称的对比

本案注册商标根据要部会简称为‘EcoDry’或‘IcoDry’。(如前所述,依据本案注册商标中‘INSIDE’部分的识别力微弱,由两个单词以上结合的外国语的情况下以特定的部分,特别是仅用前部分的单词简称,鉴于这些交易界的习惯更应如此。)与此相比,在先注册商标1、4中‘intel’既是原告的商号,也是一个专有名词,位于商标的前面,而‘inside’有‘内部、内测’的意思,作为一个比较常见的单词,位于商标的后面,因此,在先注册商标1、4被称为‘inside’的可能性少,而更容易称之为‘intel’ ‘intel inside’。

因此,两个商标在名称上互相不同。

C)含义的对比

本案注册商标的‘ECODRY’是属于不存在特殊意义的一个合成词。

与此相反,在先注册商标1、4的‘intel’是专有名词,而且‘intelinside’有‘intel被放置在其内部’的意思,因此,两个商标在观念上的对比是不可能的或互相不同的。

(3)对于原告所主张的判断

原告主张在先注册商标1、4在本案注册商标申请时即注册决定时,已经在韩国及其他国家著名,而且脱离普通的英语语法在‘intel’后面布置‘inside’以独创性的构成,将取得‘inside’部分所使用的识别力,从而‘intel’、‘inside’即图形部分全部有了对等的识别力。因此,其中不能将‘inside’部分在与本案注册商标的对比对象中除外。在先注册商标1是著名的商标,此外,与在先注册商标1统一的将特定单词和‘inside’标记,并且本案注册商标持有围绕在椭圆内的文字部分的构成上的动机,应该视为模仿了上述在先注册商标1。因此,在先注册商标1、4即使是著名的商标,也不可视为‘inside’或图形部分与‘intel’必须有对等的独立识别力。在先注册商标1、4获取了著名性,其中‘inside’部分取得了识别力,而且即使存在普通消费者将上述在先注册商标简称为‘inside’的可能性,也不可视为将普通消费者与上述成为对比对象的本案注册商标称之为‘inside’或者变成理念化。并且,如前所述,本案注册商标由于其要部‘’与在先注册商标1、4有明显区别,作为本案注册商标的其他部分,既简单又过于常见的椭圆或与指定商品的关系中,没有识别力或微弱的‘inside’部分与著名商标在先使用商标1、4存在共同点。不能推断本案注册商标模仿了在先注册商标1、4。因此,原告的上述主张没有理由。

D)小结

如上所述,本案注册商标和在先注册商标1、4在商标的外观、名称、含义上截然不同,相互近似的程度不足以引起对商品来源的误认、混同,或者从注册商标就能容易地联想到在先注册商标,从而认定为与在先注册商标或商品等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事项不可视为注册商标模仿了在先注册商标。并且,两个商标的指定商品近似与否或无需判断原告、被告的其他主张且本案注册商标在与在先注册商标的关系中不属于商标法第7条第1款第4项、第10项、第12项,可视为不存在注册无效的事由。因此与本结论相同的本案审决是正当的。

5.结论

原告提出的撤销请求没有理由,因此驳回原告的撤销请求,以相关法官一致的意见进行判决。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