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美国知识产权环境研究报告

正文

浏览量:706
第一节 思科诉华为案 返回

一、思科诉华为侵权案进展回顾:

n  2003年1月24日,思科对华为公司及华为美国分公司提出起诉,指控华为非法复制其操作软件。

n  2003年1月25日,华为公司回应,一贯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并注重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n  2003年2月08日,华为宣布从美国市场撤下遭思科起诉的涉嫌侵权的产品。

n  2003年3月14日,思科拒绝美国联邦调查局插手对华为公司进行进一步刑事调查。

n  2003年3月18日,华为一名前雇员声称华为所生产的软件和思科的产品甚至连瑕疵处都一样。

n  2003年3月18日,华为否认剽窃思科系统的知识产权,并指控思科为垄断而诋毁华为公司的形象。

n  2003年3月20日,3Com公司和华为成立合资公司,声称华为没有侵权行为,以挑战思科公司。

n  2003年3月26日,思科坚持要求美国地方法院下令禁售华为产品。

n  2003年3月26日,思科华为二次交锋,华为提及VRP中可能包含了思科的一些代码。

n  2003年4月14日,华为回应思科指责,声称早已采取有效步骤从美国市场上撤回了那些产品。

n  2003年6月07日,美国德州法院发布初步禁止令,判决华为停止使用思科提出的有争议的一些路由器软件源代码、操作界面以及在线帮助文件。

n  2003年6月11日,3Com要求判决与华为合资生产的产品没有侵权。

n  2003年10月2日,思科暂时中止其针对华为公司的版权诉讼。双方已经达成初步协议。

n  2004年4月06日,思科系统公司将对华为的诉讼延期。思科和华为的律师在3月31日提出申请,要求法庭将审讯压后六个月。

n  2004年7月28日,思科与华为最终达成和解,法院终止思科对华为的诉讼,全部解决了该起专利争,官司尘埃落定。

关注此被业界称为“中国知识产权第一案”的和解结果的人士都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和解背后的约定只字不提。华为和思科之所以出言谨慎显然都受到了来自双方保密协议的约束,恰恰是这份保密协议使得两家公司协商、谈判进而达成和解的整个过程成了一个迷,也使得第三方对于这场以知识产权名义开始的官司无法判断任何一方的功过是非和孰胜谁败,不过抛开一切实质性的判决条文不谈,仅从一年前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思科高调状告华为的气势,如今却悄然偃旗息鼓而言,至少华为已经聪明的利用各种方法和手段化解了这场来势凶猛的官司,成功的回避了竞争对手的指责,从而使得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客户均不用为之受累。从这个意义上看,或许可以说华为笑到了最后。

二、案件意义

n  思科之意不在打,而在于遏制和牵制。思科之于华为和美国之于中国,其中的逻辑如出一辙。只不过思科递交的是一纸诉状,美国经常搬出来的经常是长篇大论式的国会报告。进攻是手段,佯攻是筹码,现在的思科需要这样的筹码。

n  思科与华为的较量具有相当程度的普遍性,开放环境下的全球化商业竞争以及中美、中外利益板块之间的碰撞将是一场旷日持久、愈演愈烈的商业战争和利益博奕。中国缺乏全球化时代商业竞争所必须具备的多元化的博弈力量,也缺乏国际化商业博弈所必须的政策工具、司法工具、资本工具、机构工具。

n  知识产权是全球范围内经济利益的另一种分配体系。我们需要极端民族主义作为尖锐的话语锋芒指向对手,以此作为我们的竞争砝码和利益较量的筹码,但是极端民族主义只不过是敏感、自卑、虚弱与狂妄的混合物。

n  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是横亘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一道数字鸿沟、利益鸿沟。发达国家竭力巩固和扩大自身在全球商业价值链上游的领导地位和高额利润率。但是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两个凡是理论指导下的过度保护并非明智之举。

n  必须从原则上明确,类似的知识产权不应该受到大力保护:标准存在强烈垄断特征的、可能危害到信息安全的、带有强烈暴利色彩的、同质化色彩明显不属于前沿创新技术的、对产业开放合作及用户共享应用不太有利的。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