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下载报告浏览首 页

研究报告浏览、查询及下载

有关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FTA)的知识产权问题研究

正文

浏览量:641
四、自由贸易协定(FTA)对我国境外知识产权环境的影响 返回

自由贸易协定(FTA)对我国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的主要影响是对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海外市场知识产权环境的影响,包括受到自由贸易协定(FTA)直接影响的知识产权的国际公约形成的国际知识产权大环境的影响和具有超TRIPS条款的自由贸易协定(FTA)辐射形成的多个独立知识产权小环境的影响。

(一)自由贸易协定(FTA)直接影响的知识产权国际公约形成的国际知识产权大环境的影响

《反假冒贸易协议》(ACTA)就是一个例证。《反假冒贸易协议》(ACTA)是在与美国签署的FTA的基础上形成的,包括前言、正文6章,共计45条。

这一协议对《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协议)第三部分 知识产权执法 (第41—61条)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和补充,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1. 扩大反假冒的范围

TRIPS协议界定的反假冒,集中于商标权和版权。ACTA将反假冒的范围扩大到《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第二部分第1至第7节所讨论的各类知识产权。

在边境执法措施方面,TRIPS协议界定“假冒商标的商品”和“盗版商品”的法律依据是进口国的法律制度,ACTA将界定“假冒商标的商品”和“盗版商品”的法律依据拓展到进口国、出口国和转口国,扩大了“假冒商标的商品”和“盗版商品”认定的范围。

2. 加大知识产权民事执法保护力度

— 禁令的适用由针对当事人扩大到第三方:

TRIPS协议规定禁令是针对当事人的执法措施;ACTA将禁令的适用扩大到针对第三方。

— 删除善意侵权适用禁令的例外:

TRIPS协议规定对于当事人在已知、或有充分理由应知经营有关商品会导致侵犯知识产权之前即已获得或已预购的该商品,可以作为不适用禁令;ACTA删除这一规定。

— 增加惩罚性损害赔偿,引入附加赔偿:

ACTA将TRIPS协议第45条“损害赔偿”由2款扩张到5款,允许按照“在确定知识产权侵权的赔偿金额时,司法机关有权考虑权利持有人提出的任何合法估算方法,包括根据市场价格或者建议的零售价格所估算出的利润损失以及侵权货品或服务的价值”,“可设定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而所获得的利润为本条第1款中提及的赔偿金”,将法定赔偿由一般要求改为强制规定,并演变为一种惩罚性赔偿,强化、细化了多种有利于权利人的损害赔偿金的推算方法,引入美国的附加赔偿(一种特殊的法定赔偿,具有惩罚性赔偿的性质),增加了权利人对损害赔偿救济措施的选择权。

— 淡化对被告的适当赔偿:

针对权利人滥用知识产权执法程序,TRIPS协议规定了对被告的适当赔偿制度;ACTA削弱、淡化了这一规定。

— 加大侵权货品的处理力度:

TRIPS协议规定,在处理、销毁侵权货品时,“应顾及第三方利益,并顾及侵权的严重程度和所下令使用的救济之间相协调的需要 ”,即遵循比例原则(Proportionality),考虑拟采取的措施与可以实现的目的进行对比、衡量利弊得失;ACTA提及比例原则,强调“在不给予任何补偿的情况下销毁货品”、“将主要用于生产或制造此类货品的材料和工具销毁或禁绝其进入商业渠道”。

— 明确侵权信息提供义务,扩大提供范围:

TRIPS协议作为一般可选择要求规定,权利人有从侵权人处“获得信息权”,要求提供的信息限于“卷入制造和销售侵权商品或提供侵权服务的第三方的身份及其销售渠道等”, 提供信息的要求不能“与侵权的严重程度不协调”;ACTA将这一权利改为侵权人必须执行的“义务”,并改成一种强制性规定,提供的信息范围加以扩大,删除不能“与侵权的严重程度不协调”的限制。

— 放宽了临时措施的适用条件:

ACTA大大放宽TRIPS协议规定的临时措施的适用条件,将适用范围从仅针对当事人扩大到“司法管辖范围内的第三方”,删除类似有关听取被告陈述的规定和有关临时措施持续时间限制的规定。

3. 强化边境措施

— 加大对个人出入境货品的监控:

ACTA “把商业性质的小件托运货品”纳入监控。

— 将边境措施的适用范围扩大:

首先是适用商品范围扩大。TRIPS协议规定仅对进口货物强制要求,可以包括出口货物,没有涉及转运货;ACTA要求应对进、出口货运设置边境措施,可对转运货品或海关控制下的其它情况设置边境措施。

其次是适用知识产权类型扩大。TRIPS协议规定仅对假冒商标的商品或盗版商品的进口强制要求,其他侵犯知识产权的活动,成员可以规定同样的申请程序;ACTA要求针对不包括专利和商业秘密的所有知识产权。

— 增加海关主动扣押涉嫌侵权货品的自由度:

TRIPS协议对海关主动扣押涉嫌侵权货品规定了一些限制条件和法律责任;ACTA增加海关主动扣押涉嫌侵权货品的自由度,并免除其扣押失误的法律责任。

— 加大对侵权货物销毁的处理力度:

ACTA将TRIPS协议规定的针对假冒商品的措施扩大到一般侵权商品,要求优先适用销毁,将禁止再出口扩大为禁止进入所有商业渠道。

— 边境措施放行货物的担保条件更为严格:

TRIPS协议允许在符合规定的条件下,交纳保证金后有权要求放行扣押的货物;ACTA规定只有在例外的情况下或依据司法命令,才允许交付担保取回涉嫌侵权货品。

— 删除扣押货品时限:

ACTA删除了TRIPS协议规定的扣押货品时限,允许长期扣押。

— 删除对商品进口商和货主适当补偿的规定:

ACTA删除了TRIPS协议责令申请人对因货物被错误扣押或因扣押货物而造成的损失支付适当补偿的规定。

— 加重了政府机关向权利人披露相关信息的责任:

ACTA扩大了TRIPS协议规定的向权利人披露相关信息的内容,增加设置了披露相关信息时限要求,实质上是加重了政府机关向权利人披露相关信息的责任。

4. 加强刑事执法

— 修改“商业规模”的定义,大大降低刑事门槛:

TRIPS协议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可以设置“具有商业规模的蓄意假冒商标或盗版”的门槛;ACTA采用了美国将“商业”与“规模”分解为两个平行的充要条件的解释,修改了“商业规模”的定义,从而降低刑事门槛,实际上是取消了追究刑事责任的门槛。

— 扩大刑事责任的适用范围

ACTA规定将刑事程序和刑事处罚用于在贸易过程中达到商业规模的故意进口及在本国内使用或有意使用假冒商标的标签或包装的案件,并规定允许将在公众电影播放场地复制播映的电影的行为列入刑事程序和刑事处罚。

— 扩大刑事救济范围

ACTA将TRIPS协议规定的刑事救济范围,扩大到“与被控罪行相关的文书证据、来自于被控的侵权行为或直接、间接通过被控的侵权行为获得的资产”。

— 增加行政机关依职权的刑事执法

ACTA增加了主管机关在适当的情况下可主动采取行动针对刑事罪行展开调查或法律行动。

5. 加强数字环境的执法:

TRIPS协议没有涉及数字环境的知识产权问题,ACTA针对数字环境执法作出许多规定。

— 将网上传播行为纳入监管:

ACTA规定执法程序应适用于数字网络中版权或相关权利的侵权,可以包括以侵权为目的非法使用广泛传播手段。这一规定超过WCT和WPPT的要求。

— 确定“信息披露原则”:

ACTA规定,如果权利持有人提出有充分法律依据的主张,声称商标权和版权或相关权利受侵权,并且正在为保护或实施这些权利寻求信息,主管机关有权命令网络服务提供商向权利持有人及时披露足以识别帐户涉嫌用于进行侵权行为的用户信息。

— 削弱网络服务商的免责:

ACTA规定,在保护权利人持有人合法利益的同时,对网络服务提供商应负的责任或针对网络服务提供商而制定的救济措施加以限制。

— 扩大“技术措施”范围

ACTA规定,技术措施是指依据缔约方的法律规定,在正常使用中用以阻止或者限制未经作者、表演者或者录音制品制作者授权而涉及其作品、表演或录音制品的行为的任何技术、装置或组件。这一规定超过WCT和WPPT的要求。

—扩大“电子权利管理信息”范围

ACTA规定,电子权利管理信息包括:识别作品、表演或录音制品的信息;识别作品的作者、演出的表演者或录音制品的制作者的信息;或识别作品、表演或录音制品的任何权利的所有人的信息;有关作品、表演或录音制品的使用条件的信息;代表上述信息的数字或代码。这一规定超过WCT和WPPT的要求。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ACTA不仅与TRIPS协议存在多处冲突,也与WCT和WPPT有冲突,已经对知识产权国际执法机制提出挑战。ACTA一旦生效实施,将会打破知识产权国际保护的平衡,严重影响国际自由贸易,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实施ACTA将会大大增加各国知识产权执法的成本;ACTA对非缔约方的潜在负面影响不能低估;ACTA对公民人身安全、言论自由或个人隐私及数据保护等权利的影响不容忽视。

2009 年 11 月公布的一份“(ACTA)正在讨论的要点摘要”文件中,就已明确提出“ACTA 的基本目标(之一)就是一些大的经济体,如中国、俄罗斯、巴西,其知识产权保护水平需要提高,(将来)需要签署《协定》”。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有充分的认识和警惕。

(二)具有超TRIPS条款的自由贸易协定(FTA)辐射形成的多个独立知识产权小环境的影响

如前所述,自由贸易协定(FTA)对自由贸易区以及自由贸易协定成员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和法律环境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对非自由贸易协定成员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和法律环境的影响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在发达国家主导下形成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和自由贸易区,事实上已经形成多个特殊的、独立的知识产权小环境,在这些知识产权小环境中,其知识产权保护的水平至少在其自由贸易协定规定的范围内达到相应发达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的水平。这些知识产权小环境,相当于发达国家知识产权高水平保护控制的“势力范围”,中国企业进入这些“势力范围”,与这些“势力范围”内的国家和独立关税地区发生贸易关系,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来看,至少在其自由贸易协定规定的范围内与进入发达国家相差无几,将可能面临与发达国家一样严峻的知识产权贸易壁垒。对于这一局面,中国相关企业应该有足够的认识和相应的准备,力争做到未雨绸缪,避免陷于被动。

上一页 下一页

主办单位:国家知识产权局  |  网站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司  |  网站维护: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  知识产权出版社

版权所有:国家知识产权局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